顶点小说网 > 我拥有最棒的血统 > 第845章 你们搞诈骗是吧?脸都不要了?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应龙挟持着九天玄女前行,现实世界逐渐来到夏国帝都之战的尾声处。

    天一玄女骤然抬头望向虚空,似受到什么惊吓一样,面露出震惊之色,喃喃自语的说道:“.失败了吗?九天玄女的岁月之盗遭到破解?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在晋升鸿蒙之后,术数之道的推演之能,达到全新的层面,不需要按照曾经的因缘果来推演,也并不需要观望天机和命格,而是能观世间的沧海桑田岁月时光之变并且能加以改变。

    简单而言就是时间回档,一道道真灵进入到时间长河里,顺流而下,并拥有逆流而上回到过去的能力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的能力一旦发动,除非可以摧毁其最初标点,否则就是无解的。

    天一玄女虽然无法摧毁标点,但作为应命女仙一部分,天一玄女自然是存在应对之法,那就是随九天玄女而去。

    只要九天玄女发动回档的能力,那么天一玄女记忆便会搭乘顺风车,与九天玄女真灵一同回到过去时间。

    天一玄女原本以为,自己应该会随着九天玄女斗上许久,大家互相算计互相伤害,但万万没有想到,九天玄女时间回档能力遭到破解,以至于原本的变局居然化为尘埃落定的死局。

    “是谁出手了吗?”

    天一玄女收回眺望的目光,看向宛若一家三口般的苏言和育化母子,强忍住推演一番的念头,将思绪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和天一玄女,她们二者属于同一个体,区别只是在于理念上的不同以及实力上的差距。天一玄女,是曾经应命女仙留在此间里的善念,唯一主业就是与九天玄女针锋相对与抗争。

    玄牝门门主,只不过是副业。

    天一玄女虽然很好奇,究竟是谁破解了‘岁月之盗’,但她没有去推演,担心一时之快而导致自己暴露,她可并不想出现在旧秩序一方强者的眼皮之下。

    她依稀记得,曾经在旷野宫里,因为自己推演之能娴熟,成为性感荷官。

    嗯.摇龟壳和摇骰盅也没差,所以昔日应命女仙,摇骰盅也相当厉害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依旧是无事发生吗?”击败混一以及白狐之后,苏言并没有察觉到时间长河的异常,满脸警惕的望着四周好似在戒备着什么东西般。

    继白泽战败之后,混一以及白狐相继落败亦或者是遭到封印,混一已经属于幽冥地府高层,地位只在九天玄女之下与土伯和龙女并列,外加白狐老祖遭到无生帝的封印。

    苏言本以为,幽冥地府输的如此彻底哪怕有巢氏不出面,那九天玄女也应该会前来只手镇压自己和无生帝,但直至现在为止,四周依旧没有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平静到可怕,以至于苏言都怀疑九天玄女究竟有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无生帝抬手一挥,把显化出黑色九尾狐形体育化圣子,和一旁遭到木行道法操控的白狐老祖宗收到寰宇里,向身旁的苏言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此地.不宜久待。”

    夏国帝都现在已经封闭,圣灵们全部一窝蜂外出寻找人皇,只有夏文宗以及夏氏和风氏族人维持帝都运转,对育化圣母而言其实并没有什么大威胁。

    但若是育化圣母身份暴露,对她来说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人皇虽然依旧出在夏氏,但今日夏氏并非往昔的夏氏,人皇出自夏禹而并非部落氏族夏国,育化圣母并没有与夏国打交道的意愿和念头。

    夏禹是夏禹,夏国是夏国,二者不能混为一谈。

    “那便回去吧!早日回到昆仑灵山我也能稍微安心一些,我总感觉,好像要发生什么事般,心有焦虑之感。”

    苏言收回张望的目光,也驱散掉一直维持着的浊水之灵。萦绕着一层血红色光芒和血肉之感的浊水之灵散去,苏言开启一扇直接回昆仑灵山的空间门。

    修为高深者的预感非常灵验,只不过苏言没有修炼过演算之法,并不太清楚是什么事情引发的焦虑。

    但苏言能肯定,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必然发生了什么事,而且,对自己来说应该算得上是祸福相依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进入空间门前,苏言下意识地望向夏国帝都外层,正好看到天一玄女以及太一道人二人的背影,她们正在往孵化出育化圣子的亭台楼阁行去。

    “金鳞已经进入空间门了.”苏言向太一道人发出传音。

    苏言在开门的时候,可没有忘记亭台楼阁里的金鳞和自应道人,二人都已经进入前往昆仑灵山的空间门了。

    五行仙和一部分玄牝门修士,还待在苏言的潜意识梦境世界里面。

    向太一道人发出留言之后,苏言跟随着育化圣母一同回程。

    只是在苏言刚入空间门的时候,应龙麻麻的声音,自苏言的心底里响起:

    【小狐狸来潇洒,母亲大人给你介绍一个老朋友。】

    【速速前来.】

    应龙麻麻给苏言发来一个坐标。

    “应龙始祖大人.出世了?”在听完始祖大人传来的声音之后,苏言的脸色骤然一变,好似想到什么事情般,开口向无生帝解释两句,便急急忙忙的破空而去前往始祖所说的坐标点。

    “始祖大人!是天意露面了吗?”青年形体的苏言从虚空走出,满脸急切开口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应龙始祖大人一直在时间的伊始之地沉眠,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,等着曾经算计过她的天之意志露面。

    现在始祖大人已经出现,那么,天之意志可能已经苏醒了,并且现世了。

    “说它做什么.”

    应龙笑着向苏言招了招手道:“快点到麻麻怀里来,给你介绍個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她以前摇骰盅超厉害的,属于咱们旷野宫里的赌神.”

    苏言闻言望去,一眼便见到坐在四方桌旁九天玄女,而九天玄女也见到破空而来的苏言,二者在对视的时候,双双都陷入到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你的小儿子吗?”九天玄女原本淡漠的脸色,在见到苏言之后逐渐荡起一丝波澜,渐渐的开始扭曲,满脸狰狞的望向应龙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自我分裂之后的九天玄女,心里只有天之意志的图谋以及家人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以前,一直认为苏言和婼女之间是婼女醉酒喝蒙,见色起意,然后日久生情的老牛啃小狗的故事。

    但当苏言以应龙之子身份出现,那么九天玄女就不得不怀疑,应龙是否因为想要报复自己,所以联合自己的小儿子一同对自己的小妹实施诈骗。

    “九天玄女!”

    “狐狸!”

    苏言脸色大变,警惕的望过去,九天玄女拍桌而起怒视苏言和应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