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长生从学习开始 > 第879章 掣肘!
    当距离拉近,那一双猩红眼眸纳入感知,楚牧这才瞬间明悟。

    若是灵智健全,被重创的情况下,自然会趋利避害,寻隐秘之地疗伤。

    可若是兽性占据主导,徒有滔天伟力,其本质也只是一没有丝毫灵智的野兽而已,恐怕连趋利避害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纯粹的嗜血暴虐,已是注定了这尊妖魔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因受创太重,所以导致暴虐嗜血占据主导……”

    “屠戮……是吞噬血腥疗伤?”

    楚牧已有明悟。

    天地万物,一饮一啄,自有定数。

    也正如人修妖之血脉,就不可避免的被血脉所影响,甚至由人化妖,生命本质都随之而改变。

    这源于天衍圣兽妖魔,显然也受到了相应的影响,只不过,在正常情况下,神智尚且清明,能压制那浓浓的血腥暴虐。

    一旦受创,就可能导致被反客为主。

    就如先前在秘境之时,那妖魔玄城,就多次被血腥弑杀的本能占据心智主导。

    眼下,这妖魔擎空,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就是因为那一座青莲剑阵

    被重创,所以导致心智丧失,被暴虐血腥这类负面影响反客为主,故而,才有了本能的对血腥渴望,才有了刚才的屠戮。

    也才有了,眼前这不管不顾朝他冲来的癫狂……

    楚牧抬头看向那若彗星天降的血光,元婴中期的修为很是清晰,但那重伤垂死的虚弱气息,同样也无比清晰。

    “应该……足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楚牧暗自思量,三尺刀刃握于掌心,识海之中,已恢复些许力量的刀意汇聚,虚实结合,三尺刀刃泛起些许寒光,却又极度内敛,未显露丝毫气息。

    吼!吼!吼!

    妖魔嘶吼,猩红眼眸之中,那浓浓的暴虐嗜血似都消散了几分,看向楚牧的目光,就好似看向美味的食物一般,兴奋且贪婪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间,楚牧身后伫立的众长生宗弟子,已是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纵使妖魔重创垂死,也终究是一尊货真价实的元婴大能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些许气息的溢散,于四阶之下而言,也是足以致命的大恐怖。

    那就更别说,这尊失去理智的妖魔,明显已经将他们视之为弥补创伤的血食!

    若非楚牧替他们当下绝大部分的威压,能够在一位元婴中期妖魔威压下存活的,恐怕是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一声低喝炸响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一抹刀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刀光璀璨,刺目显现。

    落入众人视野,也只感觉刀光若虚若实,明明只是一抹刀光,却好似集结了无数人的力量,又好似无坚不摧,无物不斩,森寒的锋锐,纵使只是肉眼直视,都让人心寒胆颤。

    此刻,在突然迸发的一抹恐怖刀光下,那满是贪欲的妖魔,似乎清醒几分,猩红眼眸中已可见几分挣扎之意,心智的争夺,显然又拉开了帷幕。

    但这时的清醒,终究晚了一些。

    一尊被重创垂死的元婴大能,且还被嗜血本能占据心智主导。

    面对楚牧这全力以赴的一式曙光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轰鸣炸响。

    一团硕大的血物,于天穹炸裂。血肉如雨,洒落一地。

    楚牧纵身一跃,神识如丝如网,刹那间便覆盖了血雾迸发的方圆数百丈。

    随神识牵引,数抹灵光没入袖袍过后,他这才从天而降,落于众长生宗弟子身前。

    “解决了,回宗门。”

    一句吩咐,也未待众长生宗弟子应声,楚牧袖袍一卷,众长生宗弟子便不受控制的飞跃而起,随那一抹赤红遁光,消失在了这片血色天穹。

    从北往南,跨越这漠云戈壁,便是赫赫有名的燕云山脉,一座横亘于星罗草原与大楚修仙界交界的山脉,绵延近百万里,堪称一座天然的铜墙铁壁。

    而事实,也恰恰是如此。

    自古至今,每一次星罗草原入侵大楚,这燕云山脉,几乎都是大战的重心所在。

    无数载岁月,无数势力迭代的经营,也早就让这座燕云山脉,彻底脱离了山的本质,成为了毋庸置疑的钢铁长城。

    一座座灵城要塞遍布燕云山脉各处,星罗密布,互为犄角,或成阵势,或倚山势。

    更有无数或明或暗的阵法禁制,遍布着这一座已成铜墙铁壁的山脉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正常情况下,数万载的和平,哪怕是铜墙铁壁,也会有所荒废。

    只不过,长生宗显然是一个特例。

    毕竟,长生山门,可就是坐落于北疆。

    距离这燕云山脉,虽有十数万里的距离,但显然,若燕云失守,区区十数万里距离,于修仙界的征伐而言,基本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般缘由,纵使长生宗一直与星罗草原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和平态势,但对这燕云山脉的经营,也从未停止。

    倚仗燕云山脉这一道防线,对星罗草原的各种暗中谋算,也一直是长生宗的一个重心所在。

    当燕云山脉映入楚牧眼帘之时,距离他出发,已是过去了近一个多月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,所仅仅只是他一人,跨越那漠云戈壁,也顶多是十来天时间,但带着一群拖油瓶,速度无疑就慢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是燕云山!”

    “到燕云山脉了。”

    见燕云山脉巍峨,众长生宗弟子,明显也都是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或许已对长生宗有几分归属感,此刻,见那天际之间如巨龙盘卧的巍峨山脉,楚牧也不禁放松了些许。

    但很快,这几分放松,也尽皆化为了浓浓阴霾。

    纵使铜墙铁壁,也终究只是死物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还是在于人,在于集伟力于自身的人!

    没有强者坐镇的铜墙铁壁,那就是一堆没有任何意义的废铁!

    近二十尊元婴大能,折损大半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……

    楚牧眉头紧锁,瞥了一眼那尚且还是如释重负之态的烈炎,神色更是有些阴晴不定起来。

    他可以干预其命运,甚至是主宰他的生死,但终究无法掌控其言行心智。

    这一朵还未成熟的相似之花,似乎……已经成了他目前最大的掣肘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