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绝地行者 > 第三百三十三章 小小的BUG
    傍晚!

    不管永淳公主愿不愿意嫁人,反正驸马的消息已经传开了,太子更是赠送了一栋驸马府,以及两万两白银让他置办物件。

    程一飞骑着匹温顺的小母马,领着四名禁军来到了驸马府。

    “驸马爷!“

    八名退休的宫女在门口恭迎,其中就有被他电晕的老宫女,但程一飞知道太子爷不吃素,这些附赠品都是太子的眼线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就是领班了,随禁军去一趟东宫...“

    程—飞挑了个顺眼的大姑娘,跳下马递给她一个小皮包,说道:“里面是我画的辟邪符,碰上沾染邪气之人就会自燃,叮嘱太子妃贴在门石上,千万别把房子烧了!“

    “奴婢知道了,一定把话带到....“

    小宫女很乖巧的随着禁军走了,所谓的符篆自燃是动了手脚的,程一飞又故意让老宫女去喂马,然后才跟着剩下的宫女进了门。

    太子出手必然是不会小气,宽敞的双四进院还带后花园。“公子!您回来啦,这里好漂亮呀..“

    小摩托欢快的跑过来投怀送抱,她和莫离下午就带人搬过来了,但宫女哪见过这么浪的小丫鬟,通通吓的遮住眼分开去洒扫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!禁军把我的户口本送来了,哦!叫户贴….”

    小摩托挽着他往内院走,说道:“我和莫离都恢复自由了,但我把莫离的户贴扣下了,还买了些佣人和长工,让他们盯着莫离和宫女,对了!千山雪给我扔了个纸条!”

    程一飞惊疑道:“为什么扔纸条,他被人盯上了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!他鬼鬼祟祟的戴着斗笠,扔下纸条就跑了....”

    小摩托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小纸条,纸上简明扼要的写了一句话——明早一千两银票,后门石板下自取,多多益善!

    “奶奶的!一露头就让老子打钱,比我老婆还狠..”

    程—飞没好气的撕了纸条,无奈道:“估计他是摸到主线了,潜伏在什么组织当中,皇宫里的人是你多姐,就剩你姐和沈辉没信了,你去换身主子衣服待会跟我走!“

    “哇~驸马爷要把奴家扶正啦,那人家告诉你一个bug吧..”

    小摩托附耳笑道:“莫离跟我说了一件事,以前受伤回归只是修复,但新版本叫归零,状态直接回到入局前,比如我今晚失去了一血,出去后还是完璧之身哟,无限循环!”

    “哈~好大一个bug啊,夜夜做新娘,日日进洞房...”

    程—飞大笑着走向了独立的书房,谁知推开门就看莫离侧卧在塌上,脱了裙内的衬裤光着两条大白腿,慵懒的捏着切成片的苹果在轻咬。

    “哟~我家驸马爷回来了呀...”

    莫离姿态妩媚的伸长美腿,娇笑道:“我家爷的本事通天了呀,我高低也算资深玩家了,从未想到绝地还可以这么玩,连公主都要喝老娘的刷锅水了,想想就刺激!“

    “叶莫琪!二十七岁,战管部战略发展室,副主任...”

    程一飞坐到圈椅上笑道:“姐叶莫鸿,郴城战管局副局长,丈夫,战管部装备处副处长,而你于下午三点半,在云海茶坊密见队友二人,出门又见了一个落单的!“

    “你、你派人跟踪我....“

    莫离猛地从软塌上弹了起来,慌声道:“我...我也没打算瞒你,我出去跟小丫头说了,但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,齐天队是我们个人投资的,队员都不知道我是谁?“

    “你以为榜一大哥是靠运气吗,我在战管部认识的人比你多...”

    程一飞冷笑道:“我见过你们队长了,他跑到公主府去找永淳,刚出门就让金麟卫给摁了,臣子密会公主可是重罪,所以你的队友才来找你,想让我出面去捞他吧?”

    “爷!队长是我们家小舅,你救救他吧...”

    莫离慌忙跪到他的面前,央求道:“小舅他急功近利,不知轻重,但看在我们姐妹伺候你—场的份上,你就帮他—次吧,他一定会帮你完成首胜,出去了也听你的!”

    “以前有太上皇压制,皇上需要永淳帮他做事...“

    程一飞摆手道:“如今太上皇死了,皇上自然要收永淳的兵权,密会你小舅就是最好的借口,你去穿上裤子跟我走,带你去见金麟卫指挥使,他会告诉你具体情况!”

    “谢谢爷,你真是我的好老公.....“

    莫离连忙爬起来亲了他一口,忙不迭的跑出去梳洗打扮了,根本不知程一飞见过她舅了,纵使指挥使也不敢管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传说中的勾栏瓦舍吧,为什么要来这里呀...“

    小摩托跟着程—飞走在街上,勾栏瓦舍就是繁华的商业区,勾栏起初也只是唱曲听戏的戏园,但逐渐演变成了窑子的代表词。

    每隔几步就会出现一家勾栏,粉头在二楼咿咿呀呀的唱曲。

    粗俗点的会在门前直接拉客,巷中也有见不得光的暗门子,姿色平庸的女子倚在小门前,从几十文到几百文的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“你姐不是处又是老姑娘,有可能会被困在勾栏..“

    程一飞上前找了个老鸨,掏出锭银子说道:“鸨儿!替本公子办件事,凡是川溪来的大脚粉头,二十到二十七岁之间,通通叫到天香楼去,跑腿费我给你每人一两!“

    老鸨诧异道:“公子!天香楼不是被封了么,军爷守着大门呢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他们撤了,来了位贵客就喜欢那.....“

    程一飞把银子抛给她,补充道:“记住!川溪的大脚,不要未出阁的,个头要高腿要长,要是开了张再重重的赏你,剩下的事少打听!“

    “哎!多谢公子爷,奴家一定给您办妥当...“

    老鸨喜笑颜开的连连拱手,程一飞背起手又继续前行,但绕了一圈也没见到秦沫,倒是给小摩托买了一堆零嘴。

    “姐夫!待会我来等粉头...“

    小摩托举着糖葫芦说道:“我姐要是被送来了,我先让人吓唬吓唬她,等吓到她哇哇大哭了,你再跳出来英雄救美,然后带到房里弄大她肚子,看她以后还敢不听话!“

    “哈~是你亲姐吗,比我还狠啊....“

    程—飞领着她走进了天香楼,外院楼已经恢复了华灯溢彩,不仅有很多女子在其中忙碌,还有悠扬的琴声从二楼传来。

    “爷!您来啦,收拾的差不多了..”

    莫离气喘吁吁的迎了出来,掩嘴说道:“原班人马被送回来了,教坊司二部等您去挑人,但花魁和几位红姑娘被扣了,老鸨昨晚也上吊死了,估计是知道的太多了!“

    “意料之中!以后你就是新老鸨了,但教坊司二部是个啥...“

    程—飞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楼内,内院的高档姑娘也被送回来了,莺莺燕燕在回廊中走动聊天,见他出现都投来勾魂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一部是皇帝的御用青楼,说白了就是皇家歌舞团”

    莫离解释道:“二部都是接待官员的,跟教坊司隔着条巷子,我姐就被分到了二部,但内院的楼被烧毁了,人太多实在住不下,太监们也想挣外快,不想把人都送来!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把隔壁盘下来吗,咱们要么不做,要做就做最大...“

    程一飞挥挥手又走进了茶房,只见小喇叭独自坐在茶炉边,神情萎靡的吸着一支烟袋锅。程一飞关上门说道:“兄弟!幸苦了,今晚就跟我回驸马府享福,咱们不做大茶壶了!“小喇叭反问道:“为啥不做,你信得过莫离吗,我必须盯着她啊!”

    “等会!你特么玩姑娘了吧...“

    程一飞抄起烛台上前仔细一瞧,这货两个眼圈黑的跟熊猫一样,身上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脂粉味。“瞧你这话说的,不玩姑娘玩太监啊...”

    小喇叭嘿嘿的笑道:“老子昨晚睡了花吟,中午又把花芙给弄了,还把她们丫鬟一块给办了,那可都是皇帝的娘们啊,一分钱不花还被倒贴了,你做驸马也没我爽啊!”

    程一飞哭笑不得的骂道:“亏我还以为你受苦了,当心累死在这!”

    “嘿嘿~累死我也乐意,牛头马面也得美慕我..”

    小喇叭爽歪歪的说道:“皇帝一年多没来教坊司了,但今早传信说他要恢复早朝,太监们都说近期肯定会来,小北也开始准备了,皇帝肯定知道尸人之祸的真相!”

    “你当心点,你可是招祸体质.”

    程一飞掩嘴跟他交换了些信息,还有他经营天香楼的真正用意,再留给他两管毒血才出门离开。“公子!客人到了...

    莫离跑过来使了一个眼色,直接领着他来到了后花园,花树丛中有间独立的庭轩,还有几个壮汉在四周警戒。“你去准备,过十五分钟再来上菜…”

    程—飞撇下莫离径直走过去,等推开烛光幽暗的庭轩一看,白天还要死不活的太监厂公,正跟张统领和指挥使在喝茶。

    “啧啧~徐公子本领过人啊,转眼就成驸马爷了....”

    张统领阴阳怪气的放下茶碗,将一对普通的玉镯扔在桌上,这就是程—飞殴打他的赔礼,识不识货的人都知道不值钱。

    “驸马爷!老奴先给您道喜了..”

    厂公侧身笑盈盈的拱了拱手,但指挥使却捧着茶碗不说话,他们三个压根就不是一伙的,悄悄的聚过来冒了很大风险。

    “同喜同喜!银矿的事各位都听说了吧..”

    程一飞笑着坐到了茶桌边,说道:“我手上五座富矿,两银三铜,太子打算交给外人做,朝廷只管收税就行了,所以其中的操作空间很大,利润自然也十分惊人啊!“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三个人对视—眼谁都不吭声,全都是朝堂上成了精的人物,谁也不会傻到轻易的表态。

    “我!没有根基,随时会被朝廷一脚踢开…..

    程—飞低声道:“如今的朝廷是暗流涌动,龙刀可能砍在任何人头上,唯有多拉一些人入伙,让每一位都分到大钱,我才不会成为弃子,而各位也能跟着水涨船高!“

    “哼~”

    指挥使斜眼道:“区区几百万两,还不够堂上诸公塞牙缝的,没有两千万铁定拿你下酒,娶了公主你也立不住!”

    “瞧你那点出息,两千万算个屁.”

    程一飞竖起一根手指头,傲然道:“五年一个小目标,一万万!开矿只是个由头而已,要收割的是各地的土豪劣绅,三位要是感兴趣就入伙,没兴趣就当我没说过!”

    “—万万?这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