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他太听劝了,竟然真练成了超凡 > 100.第99章 宗师之资!
    第99章 宗师之资!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刘邑休息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感受着右肩上的暗疾不再那么难以忍受后。

    刘邑就在男子的辅助之下,继续锻炼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锻炼,就锻炼到了下午的三点五十。

    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刘邑钻进浴室里冲了个澡,换上一身干净衣服,就开车前往石科大赴约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石科大门口的停车位里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下午,校门口人不多,三三两两的学生有说有笑的进进出出,彰显着大学生活的悠闲。

    刘邑从车上下来,整理了一下衣服,就要往石科大里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在路过校门口时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刘邑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了不远处,从商务车上下来的男人,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来这里?

    他眯起眼睛,对方的名字脱口而出:“陈峰华?”

    而听到有人叫自己。

    那刚从车上下来的陈峰华一愣。

    他顺势看来,在见到刘邑之后,脸上顿时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陈峰华走过来,尊敬道:“下午好刘师傅,刚才我还想着要去拜访您呢,没想到才下车就遇到,真是巧啊。”

    陈锋华虽然比刘邑小不了几岁,但辈分足足差了一轮,因此言语尊敬,不敢拿大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没想到这个时间点,能在校门口遇到你。”

    刘邑应了句,随后注意到陈峰华手里拎着的粉色背包,觉得有点意思,便开口问道:“峰华,你来石科大,干什么,手里的这个包又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嗨,还不是我家那丫头。”陈峰华笑了笑,拎起手里的包晃了晃:“前两天不周六日嘛,这丫头回家呆了两天,完了今天上学的时候吧,包给忘带了,她的那些首饰化妆品什么的,全都在里面放着呢,保姆收拾房间的时候看到了,就交给我,我正好也没事,就给她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刘邑了然。

    怪不得陈峰华这个上市公司的大老板不在公司忙碌,而是跑到石科大来了。

    合着是因为他闺女丢三落四,过来给闺女送东西的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刘师傅,您这是刚下班吗?”

    出于礼貌,陈峰华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邑摇摇头:“不是,我今天不上班,我过来是找我那徒弟的。”

    “嗷,是这样啊,看来刘师傅您对张老弟很是看中啊,那什么,刘师傅您着急吗?不着急的话,不如咱们一起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着急,那咱们就一块走吧,顺便给你带一下路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

    两人就走进了石科大的校园里。

    由于张北行定的时间是在下午五点。

    刘邑并不是很着急,便先带着陈峰华一块去找陈柔柔了,毕竟都熟人,带路这种小忙顺手就帮了。

    两人先是找人打听了一下陈柔柔在哪。

    得知其最近一次出现是在空手道社后,便结伴找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的空手道社里很是安静。

    除了细微的呼吸声外,就再无任何声响了。

    那些空手道社员们现在很是懵逼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那站在屋子中央,像公园里老头老太太一般悠然打拳的陈柔柔。

    面面相觑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直到半晌后,这才有人低声问道:

    “那啥,柔柔姐这是怎么了?怎么好端端的,就开始打起太极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道啊,而且,这是个勾八的太极,这特喵的分明就是八段锦好吧,伱有没有点常识啊!”

    “常不常识的先放到一边,我现在在寻思的是,陈柔柔为什么要这么做啊?她之前不是最厌恶武术了吗?难道是因为那个张北行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,毕竟就在几天前,那张北行就来到了咱们空手道社,指名道姓的要找陈学妹呢,他找完陈学妹,过了几天,陈学妹就成这样了!”

    “靠!这是在光明正大的挖我们空手道社的墙角啊,兄弟们,这能忍?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去跟张北行说说,让他以后别这么干?”

    “额我刚才仔细想了想,发现这件事情也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哈,陈同学想要学什么,是人家的自由,张北行同学教什么也是他的自由,同学之间就应该如此,和和气气的才是!”

    “6,欺软怕硬还是得看你小子,看别人我咳嗽!”

    “.”

    空手道社团里,人们凑在一起,窃窃私语着。

    陈柔柔自是听到了他们的议论。

    但她懒得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,修炼北派八段锦,对她来说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诚然,先前的陈柔柔的确是在网上发表了一些贬低大夏武术的言论。

    但,这并不就代表着她分不清好坏!

    陈柔柔打心眼里是很清楚大夏武术到底是有多强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份清楚。

    才让她在接连被陈老爷子和陈华峰拒绝传授北派八段锦后。

    由爱生恨。

    对大夏武术的态度从推崇变成了嫉恨。

    但现在。

    “或许我应该退社了,然后再组建一个‘传武社团’,请张北行来当老大……他得知这事儿的话肯定会很赞赏我!”

    双拳抱腰,双手变掌,向左右前后拉开伸直,陈柔柔引导着体内的气去将这些穴位脉络打开,心中如是想道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会加入空手道社,一方面,是她这么漂亮,有必须要学一门格斗技用于防身,另一方面,就是为了气一气自家老爹和陈老爷子,向他们表达自己对于学不到北派八段锦的不满。

    但现在,通过张北行。

    她学会了梦寐以求的北派八段锦,失衡的心态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这空手道社,自然也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就在陈柔柔想着一会儿要怎么和空手道社的社长说明这件事之时,却没听到门口传来了异响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”

    沉闷的敲门声传来。

    有人听到这动静上前开门,便看到陈峰华和刘邑站在门外,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在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和来历。

    两人被空手道社的成员们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毕竟里面有一位石科大的老师,他们可不敢怠慢了。

    陈峰华拎着包,刚走到陈柔柔身后不远处,想过去喊她。

    “柔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话还没有说出。

    他就好似是看到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一般,瞳孔骤然收缩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而刘邑,也是在随着陈峰华一起走进来后,四处打量了一下。

    目光最终落在了站在屋子中央位置的陈柔柔身上。

    他并不认识陈柔柔,但此刻却也微微愣住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了陈柔柔的动作!

    不知为何,刘邑在看到陈柔柔动作的第一眼起,一种熟悉的既视感扑面袭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熟悉的既视感绝对不可能是错觉。

    所以让刘邑眉头微皱,沉思了一下。

    没多久,便搞清楚了这股熟悉感到底是来自哪儿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.北派八段锦?”

    刘邑开口,轻咦一声。

    虽然直到今天,他都没有学会北派八段锦。

    但他没吃过猪肉,难道还没有见过猪跑吗?

    早些年没有隐退的时候。

    刘邑没事就往陈家跑,时常拉着陈老爷子磨练武艺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北派八段锦的动作被刘邑摸清,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纵使陈柔柔现在打的磕磕巴巴,艰难无比,甚至形态都差了很多意思,但刘邑也能看出,其打的,正是那北派八段锦中的第四式——五劳七伤往后瞧。

    “只是.这陈家的北派八段锦,向来都是传男不传女的啊,陈柔柔怎么学会了?”

    刘邑眉头微皱,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纵使随着时代的发展,科技的进步,练武的门槛已经越来越低了。

    但像传男不传女这种根本不存在变动空间的门槛。

    是无法调低的。

    也因此,使得很多陈家女子都知道北派八段锦子怎么打,但也仅限于知道。

    而陈家传承数百年,没有任何一个陈家女性学会过八段锦,这似乎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,根本不需要去质疑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峰华,难不成你说动了陈老哥,让陈老哥把这条列祖列宗留下来的门槛从家规上划了?”

    “陈柔柔这北派八段锦是你俩谁教的?似乎刚学,但还真有模有样的。”

    扭头看着陈峰华,刘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陈柔柔能把北派八段锦打的这么标准,只可能是他们两人教的了。

    因为陈家目前除了陈老爷子这种老一辈,就是陈锋华辈分最高了,是他们这一代的大哥。

    却殊不知,听着他的话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陈峰华,心中同样也纳闷无比,满是惊骇。

    与刘邑这个不懂北派八段锦的门外汉不同。

    陈峰华修炼北派八段锦,已经修炼了快二十年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北派八段锦的精髓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就让陈峰华从陈柔柔身上看到的东西,比刘邑看到的多得多。

    首当其中的。

    就是陈柔柔的呼吸了!

    陈柔柔的呼吸十分悠长且缓慢。

    随着每一次呼吸,陈柔柔的动作也会随之变换。

    这般变换并不是自主操控的躯体行动。

    而是下意识的,仿佛这件事本就应该这么做一般,十分自然的将其顺势打出。

    “柔柔竟然掌握了‘气’?!”

    看到陈柔柔的这般举止,陈峰华的脑子里下意识的浮现出这个想法,让他感到很是震惊!

    掌握‘气’,这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真正的难点在于,掌握了‘气’之后,该如何的运行它,才能够顺利的将北派八段锦打出。

    这个运行方式是他们陈家的家传之密。

    陈家人看的都很严,陈峰华更是无比确定,自己,从来都没有将这个运行方式,给陈柔柔透露过。

    家规不敢改,这是祖训!

    “可柔柔现在是怎么学会的?并且运行的如此正确的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我女陈柔柔,有宗师之资?!”

    看着陈柔柔打北派八段锦的样子,陈峰华在心中惊呼不已,脑子已经有点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但细细一想,又觉得不太对。

    要陈柔柔的天赋真的有那么牛逼,早在好几年前,她就应该自学成才,搞明白了北派八段锦的修炼方式才对。

    哪至于做出那些离经叛道,倒反天罡的事情啊?

    不对劲,十分得有九十九分的不对劲啊!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