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男扮女装的我,竟然成了皇后!? > 第608章 那些心尖上摇曳的心愫
    第608章 那些心尖上摇曳的心愫

    “姐?”连翘看到来人,不由开口。

    于见一更是仓惶之下,就要抱拳行礼,但毕竟已经醉了酒,再加上见到师姐,却是差点儿摔了。

    好在连翘就在一边帮着扶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位天之阁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九品剑客的于见一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但看着师姐走到他身前,伸手将他腰间的剑,如小时候一样悬好时,于见一内心却是莫名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如小时候一样,师姐看起来冷冰冰但举止却很温柔,当下看去,如小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尤其是连危轻声道:“就算再如何喝酒,也不能如此随意对待自己的剑。”

    于见一闻言,想说话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明明之前师姐来了京城,一心只想师姐在京城如何了,知晓师姐有喜欢的人,迫不及待跟着师父师娘入京,就想看看师姐所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,然后看看师姐如今如何了.

    但是真到了京城,没看到师姐,固然看到了那位苏琳涵,却也很是惆怅,心心念念师姐经历了那样的大战,受的伤重不重,疼不疼这些。

    可等师姐回来,只是远远地看了眼,看着她跟苏琳涵时的样子,心中感慨,原来师姐也会像是寻常女孩子一样啊。

    心下感慨,有喜悦,因为见到了没见过的师姐模样,有苦涩,因为从前从未见过师姐这幅模样。

    然后,住到了安王府内,害怕在苏府见到师姐。

    连危看着于见一醉意模样,能闻到酒气,更看着桌上十几壶酒,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但看周围这么多人,连危看向连翘:“先离开这儿吧,你去把酒钱付了。”

    连翘有些难堪。

    于见一从怀中掏出银两递给了连翘。

    随后沉默不语,神色暗淡,不敢去看连危,后悔自己刚刚怎么没行礼,暗恼自己怎么没想到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心里委屈,又不知道当下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连危看着于见一,也是想说点儿什么,但偏偏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两个皆是天底下练剑一道之上的天赋异禀之人。

    但眼下,二人却是头一遭发现,眼下所面临的事情,却是比破镜更让人为难。

    苏青柠在一边眨着眼,看着沉默不语二人,想着还是连危姐考虑周到,这边这么多人,打起来的话肯定要出事儿!

    想到这儿,苏青柠眼前一亮:“我知道个没人的地方,离得很近,而且风景很好,我妹妹婉儿老去那儿看书练字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打破了师姐弟的尴尬,连危自然是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看向于见一。

    于见一低头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苏青柠只当是这位醉酒后瞧着有点儿迷人的于大哥默认了,当即就开道,让二人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周遭本是听了这边有位既好看的醉酒剑客前来看一看的女子们,纷纷看着那剑客,只觉得不知为何,眼下的这位剑客背影更加落寞好看。

    但看连危与苏青柠,所有人几乎是一下子就判断出,能让这样一位剑客无法释怀的,应该是那面上有绸缎遮眼的姑娘了。

    那姑娘样貌既好看,是个能让男子朝思梦想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那公子又如此俊秀,为何就是看不上,让他成了这幅模样呢?

    苏青柠满怀期待走在最前面,因为终于要见到传闻中为了掌门位置大打出手的画面,肯定很精彩!

    连翘走在最后面,看着自己姐姐的背影,又看看低着头走着的师兄背影,开始思考姐姐来这儿是做什么,按照姐姐的性格,该不会是来打我的吧,或者连带师兄一起打?但是姐姐不是输给了师兄打不过师兄的吗?

    连危心中忐忑,思考着等下该怎么说,因为这样的师弟,也是他第一次见到了。

    于见一低着头,神色较之刚刚更为萎靡,醉意让他时不时晃晃身子,但好在能站稳。

    终于,苏青柠带着连危她们来到了河边的一处柳树所在,周遭无人,有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如苏青柠所说,苏婉儿经常会一个人跑来这里看书。

    如今春风习习,杨柳依依,只是读书少女依旧在返乡路上。

    苏青柠朝着连危:“你们就在这儿,我们去那儿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苏青柠拉着连翘就朝着一边跑去,害怕有剑气伤到自己,苏青柠特意将连翘弄到了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连翘不知道苏青柠这是做什么,但看着自己姐姐跟师兄,连翘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年少时,连危站在于见一面前,要比于见一個头要高一些。

    几年前,于见一与连危因为那场无人知晓的问剑面对面而站,他的身高高过了连危。

    当下,二人站在这里,褪去了年少时的稚嫩,几年前的青春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“于师弟。”

    但双双开口,二人愣了一下后,却是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于见一嘴唇挪动,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万籁俱静。

    春日里的缕缕清风,在这一刻凝固了一般。

    于见一看着师姐。

    连危看着于见一。

    连危轻叹了一声,想到娘娘说的,有些话要说就直接点,不是所有的话委婉说出来能起作用,也不是所有话应该直接说出来。

    连危明白娘娘的意思,眼下好像是该直接一点。

    连危看着于见一轻声开口:“师弟,师姐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于见一愣了一下,师姐原来也知道了,但好像不重要了,因为现下于见一只觉得窒息,想要大口呼吸。有些不好受,有种窒息感,可明明早就知道师姐有喜欢的人,了还是难受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于见一有些后悔了,后悔明明路上有不安的感觉,但却还是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连危看着于见一,看得到师弟喝醉后面色潮红,看得清自己这师弟这些日子憔悴了很多,轻咬嘴唇后,连危开口:“对”

    但才开口。

    于见一说:“苏姑娘人很不错,与师姐很般配,她也很喜欢师姐你,师弟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于见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,心里也越来越难受。

    如何释怀

    被喜欢的人当面说喜欢别人。

    无从释怀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连危轻声开口:“我从前以为师弟你讨厌我,或是不喜欢我。毕竟你一直躲着我,每次与我说话也是来找我问剑。所以不知师弟你的心意.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因为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于见一愣了一下,抬眼看着连危:“那如果我以前与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于见一有些犹豫了起来,视线挪开,不敢再看连危,嗓音有些沙哑:“如果.如果我以前向师姐你表露心意,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于见一声音越来越小,小到杨柳被风吹的声音好像都能盖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连危听的清楚,不想欺骗师弟,于是轻声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两个字。

    让连危流露出一丝伤感,但好像这样的事情本来就该这样。

    于见一惨然一笑,明知道这个结果,但还是想问出这个伤人伤己的蠢问题。

    于见一轻声道:“这样才是对的,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连危闻言,伸手摘下眼前绸缎,看着于见一:“师弟,对.”

    于见一知道连危要说什么,看向连危,但才要说话,可看着摘下绸缎,眼神清澈的连危。

    心仪女子之美,一眼看去,动人至极,美的视线内一切唯有她一人,甚至双眼都盛不下她,唯有请去心扉之间,在心头之上才好。

    但也是看着连危,于见一惨然一笑: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看着连危:“我知道师姐是不想让我心头落了心魔,才会特意前来,但师姐大可不必如此,我喜欢你,这件事儿对我很重要,但对师姐不重要。因为没有我喜欢师姐伱,师姐就要喜欢我的道理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”

    于见一稍微顿了下,看了眼水面涟漪,苦笑道:“我喜欢的师姐,从不与人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对这件事无可奈何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

    想了片刻后,连危说道:“如果你开始恨我,我也不在意的,但我还是会拿你当我师弟。”

    即便连危知道自己其实不是于见一的对手,因为于见一的剑心所磨炼的是‘藏锋’二字,只在拔剑之时出剑,但无关实力强弱。

    师姐与师弟的关系,就像是姐姐与弟弟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于见一闻言,惨然一笑后,想要说什么,但却戛然而止,只是朝着连危抱拳:“于见一,拜见师姐。”

    数日前就该行的礼。

    于见一当下才行。

    并非释怀,只是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你拿我当师弟,我又何尝不想继续拿你当我师姐。

    但是

    还要说什么吗?

    好像什么都不用说了,因为刚刚简单几句,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连危抱拳回礼,想开口,但轻咬嘴唇,却也是觉得,好像什么也不用说了,因为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苏青柠皱起眉头:“高手打架要先一直看着对方?而且他们说啥呢,我有点儿听不清。”

    连翘看向苏青柠一脸奇怪。

    苏青柠诧异:“咋了?”

    连翘摇头:“他们不是要打架,就是我师兄喜欢我姐,然后我姐喜欢你姐,所以来这里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眨眨眼:“啊?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这个充满懵逼与疑惑的‘啊?’才出口,连危开口:“青柠,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看向连危,抿抿嘴,看看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欲言又止的同时,跑去连危身边,仔细看着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很想说话,但不知当讲不当讲!

    于见一站在原地,久久不愿挪步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的事情,就不可能释怀,哪怕就这样说破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说破后,更想喝酒了。

    明明酒那么难喝,但就是想喝,真是莫名其妙啊。

    连翘走到于见一身边:“师兄.”

    于见一看向连翘:“喝酒吗?”

    连翘拧紧眉头,看着泪眼婆娑的师兄,有些心疼:“嗯,喝。”

    连危心情复杂,因为算是说开了,可想到于见一刚刚样子,连危总算明白了那日在江陵城外,娘娘为何会看着那裴姑娘苦笑。

    原来这样的事情,听着容易做,但真正做起来会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无法理解,极难释怀。

    苏青柠看着连危,抿抿嘴唇:“连危姐,我觉得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开口。

    连危看向她,笑着说道:“我们去找你姐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当即点头,然后又摇头:“她会罚我抄书!”

    连危笑了下: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江湖人自有自己的江湖。

    无法说清楚一些事儿,也无法讲的透彻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京城之外数里之外,猫猫,燕如玉,如玉他爹还有一独臂男子一行四人看着眼前京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说的12点,超了13分钟,我的,抱歉。

    于见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,心里也越来越难受。

    如何释怀

    被喜欢的人当面说喜欢别人。

    无从释怀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连危轻声开口:“我从前以为师弟你讨厌我,或是不喜欢我。毕竟你一直躲着我,每次与我说话也是来找我问剑。所以不知师弟你的心意.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因为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于见一愣了一下,抬眼看着连危:“那如果我以前与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于见一有些犹豫了起来,视线挪开,不敢再看连危,嗓音有些沙哑:“如果.如果我以前向师姐你表露心意,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于见一声音越来越小,小到杨柳被风吹的声音好像都能盖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连危听的清楚,不想欺骗师弟,于是轻声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两个字。

    让连危流露出一丝伤感,但好像这样的事情本来就该这样。

    于见一惨然一笑,明知道这个结果,但还是想问出这个伤人伤己的蠢问题。

    于见一轻声道:“这样才是对的,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连危闻言,伸手摘下眼前绸缎,看着于见一:“师弟,对.”

    于见一知道连危要说什么,看向连危,但才要说话,可看着摘下绸缎,眼神清澈的连危。

    心仪女子之美,一眼看去,动人至极,美的视线内一切唯有她一人,甚至双眼都盛不下她,唯有请去心扉之间,在心头之上才好。

    但也是看着连危,于见一惨然一笑: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看着连危:“我知道师姐是不想让我心头落了心魔,才会特意前来,但师姐大可不必如此,我喜欢你,这件事儿对我很重要,但对师姐不重要。因为没有我喜欢师姐伱,师姐就要喜欢我的道理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”

    于见一稍微顿了下,看了眼水面涟漪,苦笑道:“我喜欢的师姐,从不与人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对这件事无可奈何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

    想了片刻后,连危说道:“如果你开始恨我,我也不在意的,但我还是会拿你当我师弟。”

    即便连危知道自己其实不是于见一的对手,因为于见一的剑心所磨炼的是‘藏锋’二字,只在拔剑之时出剑,但无关实力强弱。

    师姐与师弟的关系,就像是姐姐与弟弟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于见一闻言,惨然一笑后,想要说什么,但却戛然而止,只是朝着连危抱拳:“于见一,拜见师姐。”

    数日前就该行的礼。

    于见一当下才行。

    并非释怀,只是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你拿我当师弟,我又何尝不想继续拿你当我师姐。

    但是

    还要说什么吗?

    好像什么都不用说了,因为刚刚简单几句,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连危抱拳回礼,想开口,但轻咬嘴唇,却也是觉得,好像什么也不用说了,因为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苏青柠皱起眉头:“高手打架要先一直看着对方?而且他们说啥呢,我有点儿听不清。”

    连翘看向苏青柠一脸奇怪。

    苏青柠诧异:“咋了?”

    连翘摇头:“他们不是要打架,就是我师兄喜欢我姐,然后我姐喜欢你姐,所以来这里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眨眨眼:“啊?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这个充满懵逼与疑惑的‘啊?’才出口,连危开口:“青柠,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看向连危,抿抿嘴,看看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欲言又止的同时,跑去连危身边,仔细看着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很想说话,但不知当讲不当讲!

    于见一站在原地,久久不愿挪步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的事情,就不可能释怀,哪怕就这样说破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说破后,更想喝酒了。

    明明酒那么难喝,但就是想喝,真是莫名其妙啊。

    连翘走到于见一身边:“师兄.”

    于见一看向连翘:“喝酒吗?”

    连翘拧紧眉头,看着泪眼婆娑的师兄,有些心疼:“嗯,喝。”

    连危心情复杂,因为算是说开了,可想到于见一刚刚样子,连危总算明白了那日在江陵城外,娘娘为何会看着那裴姑娘苦笑。

    原来这样的事情,听着容易做,但真正做起来会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无法理解,极难释怀。

    苏青柠看着连危,抿抿嘴唇:“连危姐,我觉得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开口。

    连危看向她,笑着说道:“我们去找你姐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当即点头,然后又摇头:“她会罚我抄书!”

    连危笑了下: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江湖人自有自己的江湖。

    无法说清楚一些事儿,也无法讲的透彻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京城之外数里之外,猫猫,燕如玉,如玉他爹还有一独臂男子一行四人看着眼前京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说的12点,超了13分钟,我的,抱歉。

    于见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,心里也越来越难受。

    如何释怀

    被喜欢的人当面说喜欢别人。

    无从释怀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连危轻声开口:“我从前以为师弟你讨厌我,或是不喜欢我。毕竟你一直躲着我,每次与我说话也是来找我问剑。所以不知师弟你的心意.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因为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于见一愣了一下,抬眼看着连危:“那如果我以前与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于见一有些犹豫了起来,视线挪开,不敢再看连危,嗓音有些沙哑:“如果.如果我以前向师姐你表露心意,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于见一声音越来越小,小到杨柳被风吹的声音好像都能盖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连危听的清楚,不想欺骗师弟,于是轻声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两个字。

    让连危流露出一丝伤感,但好像这样的事情本来就该这样。

    于见一惨然一笑,明知道这个结果,但还是想问出这个伤人伤己的蠢问题。

    于见一轻声道:“这样才是对的,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连危闻言,伸手摘下眼前绸缎,看着于见一:“师弟,对.”

    于见一知道连危要说什么,看向连危,但才要说话,可看着摘下绸缎,眼神清澈的连危。

    心仪女子之美,一眼看去,动人至极,美的视线内一切唯有她一人,甚至双眼都盛不下她,唯有请去心扉之间,在心头之上才好。

    但也是看着连危,于见一惨然一笑: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看着连危:“我知道师姐是不想让我心头落了心魔,才会特意前来,但师姐大可不必如此,我喜欢你,这件事儿对我很重要,但对师姐不重要。因为没有我喜欢师姐伱,师姐就要喜欢我的道理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”

    于见一稍微顿了下,看了眼水面涟漪,苦笑道:“我喜欢的师姐,从不与人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对这件事无可奈何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

    想了片刻后,连危说道:“如果你开始恨我,我也不在意的,但我还是会拿你当我师弟。”

    即便连危知道自己其实不是于见一的对手,因为于见一的剑心所磨炼的是‘藏锋’二字,只在拔剑之时出剑,但无关实力强弱。

    师姐与师弟的关系,就像是姐姐与弟弟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于见一闻言,惨然一笑后,想要说什么,但却戛然而止,只是朝着连危抱拳:“于见一,拜见师姐。”

    数日前就该行的礼。

    于见一当下才行。

    并非释怀,只是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你拿我当师弟,我又何尝不想继续拿你当我师姐。

    但是

    还要说什么吗?

    好像什么都不用说了,因为刚刚简单几句,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连危抱拳回礼,想开口,但轻咬嘴唇,却也是觉得,好像什么也不用说了,因为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苏青柠皱起眉头:“高手打架要先一直看着对方?而且他们说啥呢,我有点儿听不清。”

    连翘看向苏青柠一脸奇怪。

    苏青柠诧异:“咋了?”

    连翘摇头:“他们不是要打架,就是我师兄喜欢我姐,然后我姐喜欢你姐,所以来这里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眨眨眼:“啊?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这个充满懵逼与疑惑的‘啊?’才出口,连危开口:“青柠,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看向连危,抿抿嘴,看看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欲言又止的同时,跑去连危身边,仔细看着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很想说话,但不知当讲不当讲!

    于见一站在原地,久久不愿挪步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的事情,就不可能释怀,哪怕就这样说破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说破后,更想喝酒了。

    明明酒那么难喝,但就是想喝,真是莫名其妙啊。

    连翘走到于见一身边:“师兄.”

    于见一看向连翘:“喝酒吗?”

    连翘拧紧眉头,看着泪眼婆娑的师兄,有些心疼:“嗯,喝。”

    连危心情复杂,因为算是说开了,可想到于见一刚刚样子,连危总算明白了那日在江陵城外,娘娘为何会看着那裴姑娘苦笑。

    原来这样的事情,听着容易做,但真正做起来会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无法理解,极难释怀。

    苏青柠看着连危,抿抿嘴唇:“连危姐,我觉得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开口。

    连危看向她,笑着说道:“我们去找你姐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当即点头,然后又摇头:“她会罚我抄书!”

    连危笑了下: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江湖人自有自己的江湖。

    无法说清楚一些事儿,也无法讲的透彻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京城之外数里之外,猫猫,燕如玉,如玉他爹还有一独臂男子一行四人看着眼前京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说的12点,超了13分钟,我的,抱歉。

    于见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,心里也越来越难受。

    如何释怀

    被喜欢的人当面说喜欢别人。

    无从释怀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连危轻声开口:“我从前以为师弟你讨厌我,或是不喜欢我。毕竟你一直躲着我,每次与我说话也是来找我问剑。所以不知师弟你的心意.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因为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于见一愣了一下,抬眼看着连危:“那如果我以前与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于见一有些犹豫了起来,视线挪开,不敢再看连危,嗓音有些沙哑:“如果.如果我以前向师姐你表露心意,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于见一声音越来越小,小到杨柳被风吹的声音好像都能盖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连危听的清楚,不想欺骗师弟,于是轻声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两个字。

    让连危流露出一丝伤感,但好像这样的事情本来就该这样。

    于见一惨然一笑,明知道这个结果,但还是想问出这个伤人伤己的蠢问题。

    于见一轻声道:“这样才是对的,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连危闻言,伸手摘下眼前绸缎,看着于见一:“师弟,对.”

    于见一知道连危要说什么,看向连危,但才要说话,可看着摘下绸缎,眼神清澈的连危。

    心仪女子之美,一眼看去,动人至极,美的视线内一切唯有她一人,甚至双眼都盛不下她,唯有请去心扉之间,在心头之上才好。

    但也是看着连危,于见一惨然一笑: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看着连危:“我知道师姐是不想让我心头落了心魔,才会特意前来,但师姐大可不必如此,我喜欢你,这件事儿对我很重要,但对师姐不重要。因为没有我喜欢师姐伱,师姐就要喜欢我的道理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”

    于见一稍微顿了下,看了眼水面涟漪,苦笑道:“我喜欢的师姐,从不与人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对这件事无可奈何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

    想了片刻后,连危说道:“如果你开始恨我,我也不在意的,但我还是会拿你当我师弟。”

    即便连危知道自己其实不是于见一的对手,因为于见一的剑心所磨炼的是‘藏锋’二字,只在拔剑之时出剑,但无关实力强弱。

    师姐与师弟的关系,就像是姐姐与弟弟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于见一闻言,惨然一笑后,想要说什么,但却戛然而止,只是朝着连危抱拳:“于见一,拜见师姐。”

    数日前就该行的礼。

    于见一当下才行。

    并非释怀,只是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你拿我当师弟,我又何尝不想继续拿你当我师姐。

    但是

    还要说什么吗?

    好像什么都不用说了,因为刚刚简单几句,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连危抱拳回礼,想开口,但轻咬嘴唇,却也是觉得,好像什么也不用说了,因为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苏青柠皱起眉头:“高手打架要先一直看着对方?而且他们说啥呢,我有点儿听不清。”

    连翘看向苏青柠一脸奇怪。

    苏青柠诧异:“咋了?”

    连翘摇头:“他们不是要打架,就是我师兄喜欢我姐,然后我姐喜欢你姐,所以来这里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眨眨眼:“啊?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这个充满懵逼与疑惑的‘啊?’才出口,连危开口:“青柠,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看向连危,抿抿嘴,看看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欲言又止的同时,跑去连危身边,仔细看着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很想说话,但不知当讲不当讲!

    于见一站在原地,久久不愿挪步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的事情,就不可能释怀,哪怕就这样说破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说破后,更想喝酒了。

    明明酒那么难喝,但就是想喝,真是莫名其妙啊。

    连翘走到于见一身边:“师兄.”

    于见一看向连翘:“喝酒吗?”

    连翘拧紧眉头,看着泪眼婆娑的师兄,有些心疼:“嗯,喝。”

    连危心情复杂,因为算是说开了,可想到于见一刚刚样子,连危总算明白了那日在江陵城外,娘娘为何会看着那裴姑娘苦笑。

    原来这样的事情,听着容易做,但真正做起来会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无法理解,极难释怀。

    苏青柠看着连危,抿抿嘴唇:“连危姐,我觉得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开口。

    连危看向她,笑着说道:“我们去找你姐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当即点头,然后又摇头:“她会罚我抄书!”

    连危笑了下: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江湖人自有自己的江湖。

    无法说清楚一些事儿,也无法讲的透彻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京城之外数里之外,猫猫,燕如玉,如玉他爹还有一独臂男子一行四人看着眼前京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说的12点,超了13分钟,我的,抱歉。

    于见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,心里也越来越难受。

    如何释怀

    被喜欢的人当面说喜欢别人。

    无从释怀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连危轻声开口:“我从前以为师弟你讨厌我,或是不喜欢我。毕竟你一直躲着我,每次与我说话也是来找我问剑。所以不知师弟你的心意.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因为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于见一愣了一下,抬眼看着连危:“那如果我以前与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于见一有些犹豫了起来,视线挪开,不敢再看连危,嗓音有些沙哑:“如果.如果我以前向师姐你表露心意,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于见一声音越来越小,小到杨柳被风吹的声音好像都能盖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连危听的清楚,不想欺骗师弟,于是轻声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两个字。

    让连危流露出一丝伤感,但好像这样的事情本来就该这样。

    于见一惨然一笑,明知道这个结果,但还是想问出这个伤人伤己的蠢问题。

    于见一轻声道:“这样才是对的,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连危闻言,伸手摘下眼前绸缎,看着于见一:“师弟,对.”

    于见一知道连危要说什么,看向连危,但才要说话,可看着摘下绸缎,眼神清澈的连危。

    心仪女子之美,一眼看去,动人至极,美的视线内一切唯有她一人,甚至双眼都盛不下她,唯有请去心扉之间,在心头之上才好。

    但也是看着连危,于见一惨然一笑: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看着连危:“我知道师姐是不想让我心头落了心魔,才会特意前来,但师姐大可不必如此,我喜欢你,这件事儿对我很重要,但对师姐不重要。因为没有我喜欢师姐伱,师姐就要喜欢我的道理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”

    于见一稍微顿了下,看了眼水面涟漪,苦笑道:“我喜欢的师姐,从不与人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对这件事无可奈何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

    想了片刻后,连危说道:“如果你开始恨我,我也不在意的,但我还是会拿你当我师弟。”

    即便连危知道自己其实不是于见一的对手,因为于见一的剑心所磨炼的是‘藏锋’二字,只在拔剑之时出剑,但无关实力强弱。

    师姐与师弟的关系,就像是姐姐与弟弟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于见一闻言,惨然一笑后,想要说什么,但却戛然而止,只是朝着连危抱拳:“于见一,拜见师姐。”

    数日前就该行的礼。

    于见一当下才行。

    并非释怀,只是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你拿我当师弟,我又何尝不想继续拿你当我师姐。

    但是

    还要说什么吗?

    好像什么都不用说了,因为刚刚简单几句,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连危抱拳回礼,想开口,但轻咬嘴唇,却也是觉得,好像什么也不用说了,因为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苏青柠皱起眉头:“高手打架要先一直看着对方?而且他们说啥呢,我有点儿听不清。”

    连翘看向苏青柠一脸奇怪。

    苏青柠诧异:“咋了?”

    连翘摇头:“他们不是要打架,就是我师兄喜欢我姐,然后我姐喜欢你姐,所以来这里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眨眨眼:“啊?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这个充满懵逼与疑惑的‘啊?’才出口,连危开口:“青柠,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看向连危,抿抿嘴,看看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欲言又止的同时,跑去连危身边,仔细看着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很想说话,但不知当讲不当讲!

    于见一站在原地,久久不愿挪步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的事情,就不可能释怀,哪怕就这样说破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说破后,更想喝酒了。

    明明酒那么难喝,但就是想喝,真是莫名其妙啊。

    连翘走到于见一身边:“师兄.”

    于见一看向连翘:“喝酒吗?”

    连翘拧紧眉头,看着泪眼婆娑的师兄,有些心疼:“嗯,喝。”

    连危心情复杂,因为算是说开了,可想到于见一刚刚样子,连危总算明白了那日在江陵城外,娘娘为何会看着那裴姑娘苦笑。

    原来这样的事情,听着容易做,但真正做起来会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无法理解,极难释怀。

    苏青柠看着连危,抿抿嘴唇:“连危姐,我觉得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开口。

    连危看向她,笑着说道:“我们去找你姐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当即点头,然后又摇头:“她会罚我抄书!”

    连危笑了下: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江湖人自有自己的江湖。

    无法说清楚一些事儿,也无法讲的透彻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京城之外数里之外,猫猫,燕如玉,如玉他爹还有一独臂男子一行四人看着眼前京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说的12点,超了13分钟,我的,抱歉。

    于见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,心里也越来越难受。

    如何释怀

    被喜欢的人当面说喜欢别人。

    无从释怀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连危轻声开口:“我从前以为师弟你讨厌我,或是不喜欢我。毕竟你一直躲着我,每次与我说话也是来找我问剑。所以不知师弟你的心意.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因为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于见一愣了一下,抬眼看着连危:“那如果我以前与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于见一有些犹豫了起来,视线挪开,不敢再看连危,嗓音有些沙哑:“如果.如果我以前向师姐你表露心意,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于见一声音越来越小,小到杨柳被风吹的声音好像都能盖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连危听的清楚,不想欺骗师弟,于是轻声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两个字。

    让连危流露出一丝伤感,但好像这样的事情本来就该这样。

    于见一惨然一笑,明知道这个结果,但还是想问出这个伤人伤己的蠢问题。

    于见一轻声道:“这样才是对的,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连危闻言,伸手摘下眼前绸缎,看着于见一:“师弟,对.”

    于见一知道连危要说什么,看向连危,但才要说话,可看着摘下绸缎,眼神清澈的连危。

    心仪女子之美,一眼看去,动人至极,美的视线内一切唯有她一人,甚至双眼都盛不下她,唯有请去心扉之间,在心头之上才好。

    但也是看着连危,于见一惨然一笑: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看着连危:“我知道师姐是不想让我心头落了心魔,才会特意前来,但师姐大可不必如此,我喜欢你,这件事儿对我很重要,但对师姐不重要。因为没有我喜欢师姐伱,师姐就要喜欢我的道理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”

    于见一稍微顿了下,看了眼水面涟漪,苦笑道:“我喜欢的师姐,从不与人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对这件事无可奈何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

    想了片刻后,连危说道:“如果你开始恨我,我也不在意的,但我还是会拿你当我师弟。”

    即便连危知道自己其实不是于见一的对手,因为于见一的剑心所磨炼的是‘藏锋’二字,只在拔剑之时出剑,但无关实力强弱。

    师姐与师弟的关系,就像是姐姐与弟弟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于见一闻言,惨然一笑后,想要说什么,但却戛然而止,只是朝着连危抱拳:“于见一,拜见师姐。”

    数日前就该行的礼。

    于见一当下才行。

    并非释怀,只是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你拿我当师弟,我又何尝不想继续拿你当我师姐。

    但是

    还要说什么吗?

    好像什么都不用说了,因为刚刚简单几句,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连危抱拳回礼,想开口,但轻咬嘴唇,却也是觉得,好像什么也不用说了,因为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苏青柠皱起眉头:“高手打架要先一直看着对方?而且他们说啥呢,我有点儿听不清。”

    连翘看向苏青柠一脸奇怪。

    苏青柠诧异:“咋了?”

    连翘摇头:“他们不是要打架,就是我师兄喜欢我姐,然后我姐喜欢你姐,所以来这里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眨眨眼:“啊?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这个充满懵逼与疑惑的‘啊?’才出口,连危开口:“青柠,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看向连危,抿抿嘴,看看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欲言又止的同时,跑去连危身边,仔细看着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很想说话,但不知当讲不当讲!

    于见一站在原地,久久不愿挪步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的事情,就不可能释怀,哪怕就这样说破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说破后,更想喝酒了。

    明明酒那么难喝,但就是想喝,真是莫名其妙啊。

    连翘走到于见一身边:“师兄.”

    于见一看向连翘:“喝酒吗?”

    连翘拧紧眉头,看着泪眼婆娑的师兄,有些心疼:“嗯,喝。”

    连危心情复杂,因为算是说开了,可想到于见一刚刚样子,连危总算明白了那日在江陵城外,娘娘为何会看着那裴姑娘苦笑。

    原来这样的事情,听着容易做,但真正做起来会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无法理解,极难释怀。

    苏青柠看着连危,抿抿嘴唇:“连危姐,我觉得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开口。

    连危看向她,笑着说道:“我们去找你姐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当即点头,然后又摇头:“她会罚我抄书!”

    连危笑了下: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江湖人自有自己的江湖。

    无法说清楚一些事儿,也无法讲的透彻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京城之外数里之外,猫猫,燕如玉,如玉他爹还有一独臂男子一行四人看着眼前京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说的12点,超了13分钟,我的,抱歉。

    于见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,心里也越来越难受。

    如何释怀

    被喜欢的人当面说喜欢别人。

    无从释怀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连危轻声开口:“我从前以为师弟你讨厌我,或是不喜欢我。毕竟你一直躲着我,每次与我说话也是来找我问剑。所以不知师弟你的心意.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因为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于见一愣了一下,抬眼看着连危:“那如果我以前与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于见一有些犹豫了起来,视线挪开,不敢再看连危,嗓音有些沙哑:“如果.如果我以前向师姐你表露心意,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于见一声音越来越小,小到杨柳被风吹的声音好像都能盖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连危听的清楚,不想欺骗师弟,于是轻声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两个字。

    让连危流露出一丝伤感,但好像这样的事情本来就该这样。

    于见一惨然一笑,明知道这个结果,但还是想问出这个伤人伤己的蠢问题。

    于见一轻声道:“这样才是对的,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连危闻言,伸手摘下眼前绸缎,看着于见一:“师弟,对.”

    于见一知道连危要说什么,看向连危,但才要说话,可看着摘下绸缎,眼神清澈的连危。

    心仪女子之美,一眼看去,动人至极,美的视线内一切唯有她一人,甚至双眼都盛不下她,唯有请去心扉之间,在心头之上才好。

    但也是看着连危,于见一惨然一笑: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看着连危:“我知道师姐是不想让我心头落了心魔,才会特意前来,但师姐大可不必如此,我喜欢你,这件事儿对我很重要,但对师姐不重要。因为没有我喜欢师姐伱,师姐就要喜欢我的道理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”

    于见一稍微顿了下,看了眼水面涟漪,苦笑道:“我喜欢的师姐,从不与人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对这件事无可奈何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

    想了片刻后,连危说道:“如果你开始恨我,我也不在意的,但我还是会拿你当我师弟。”

    即便连危知道自己其实不是于见一的对手,因为于见一的剑心所磨炼的是‘藏锋’二字,只在拔剑之时出剑,但无关实力强弱。

    师姐与师弟的关系,就像是姐姐与弟弟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于见一闻言,惨然一笑后,想要说什么,但却戛然而止,只是朝着连危抱拳:“于见一,拜见师姐。”

    数日前就该行的礼。

    于见一当下才行。

    并非释怀,只是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你拿我当师弟,我又何尝不想继续拿你当我师姐。

    但是

    还要说什么吗?

    好像什么都不用说了,因为刚刚简单几句,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连危抱拳回礼,想开口,但轻咬嘴唇,却也是觉得,好像什么也不用说了,因为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苏青柠皱起眉头:“高手打架要先一直看着对方?而且他们说啥呢,我有点儿听不清。”

    连翘看向苏青柠一脸奇怪。

    苏青柠诧异:“咋了?”

    连翘摇头:“他们不是要打架,就是我师兄喜欢我姐,然后我姐喜欢你姐,所以来这里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眨眨眼:“啊?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这个充满懵逼与疑惑的‘啊?’才出口,连危开口:“青柠,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看向连危,抿抿嘴,看看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欲言又止的同时,跑去连危身边,仔细看着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很想说话,但不知当讲不当讲!

    于见一站在原地,久久不愿挪步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的事情,就不可能释怀,哪怕就这样说破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说破后,更想喝酒了。

    明明酒那么难喝,但就是想喝,真是莫名其妙啊。

    连翘走到于见一身边:“师兄.”

    于见一看向连翘:“喝酒吗?”

    连翘拧紧眉头,看着泪眼婆娑的师兄,有些心疼:“嗯,喝。”

    连危心情复杂,因为算是说开了,可想到于见一刚刚样子,连危总算明白了那日在江陵城外,娘娘为何会看着那裴姑娘苦笑。

    原来这样的事情,听着容易做,但真正做起来会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无法理解,极难释怀。

    苏青柠看着连危,抿抿嘴唇:“连危姐,我觉得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开口。

    连危看向她,笑着说道:“我们去找你姐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当即点头,然后又摇头:“她会罚我抄书!”

    连危笑了下: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江湖人自有自己的江湖。

    无法说清楚一些事儿,也无法讲的透彻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京城之外数里之外,猫猫,燕如玉,如玉他爹还有一独臂男子一行四人看着眼前京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说的12点,超了13分钟,我的,抱歉。

    于见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,心里也越来越难受。

    如何释怀

    被喜欢的人当面说喜欢别人。

    无从释怀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连危轻声开口:“我从前以为师弟你讨厌我,或是不喜欢我。毕竟你一直躲着我,每次与我说话也是来找我问剑。所以不知师弟你的心意.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因为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于见一愣了一下,抬眼看着连危:“那如果我以前与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于见一有些犹豫了起来,视线挪开,不敢再看连危,嗓音有些沙哑:“如果.如果我以前向师姐你表露心意,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于见一声音越来越小,小到杨柳被风吹的声音好像都能盖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连危听的清楚,不想欺骗师弟,于是轻声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两个字。

    让连危流露出一丝伤感,但好像这样的事情本来就该这样。

    于见一惨然一笑,明知道这个结果,但还是想问出这个伤人伤己的蠢问题。

    于见一轻声道:“这样才是对的,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连危闻言,伸手摘下眼前绸缎,看着于见一:“师弟,对.”

    于见一知道连危要说什么,看向连危,但才要说话,可看着摘下绸缎,眼神清澈的连危。

    心仪女子之美,一眼看去,动人至极,美的视线内一切唯有她一人,甚至双眼都盛不下她,唯有请去心扉之间,在心头之上才好。

    但也是看着连危,于见一惨然一笑: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看着连危:“我知道师姐是不想让我心头落了心魔,才会特意前来,但师姐大可不必如此,我喜欢你,这件事儿对我很重要,但对师姐不重要。因为没有我喜欢师姐伱,师姐就要喜欢我的道理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”

    于见一稍微顿了下,看了眼水面涟漪,苦笑道:“我喜欢的师姐,从不与人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连危轻咬嘴唇,对这件事无可奈何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

    想了片刻后,连危说道:“如果你开始恨我,我也不在意的,但我还是会拿你当我师弟。”

    即便连危知道自己其实不是于见一的对手,因为于见一的剑心所磨炼的是‘藏锋’二字,只在拔剑之时出剑,但无关实力强弱。

    师姐与师弟的关系,就像是姐姐与弟弟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于见一闻言,惨然一笑后,想要说什么,但却戛然而止,只是朝着连危抱拳:“于见一,拜见师姐。”

    数日前就该行的礼。

    于见一当下才行。

    并非释怀,只是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你拿我当师弟,我又何尝不想继续拿你当我师姐。

    但是

    还要说什么吗?

    好像什么都不用说了,因为刚刚简单几句,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连危抱拳回礼,想开口,但轻咬嘴唇,却也是觉得,好像什么也不用说了,因为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苏青柠皱起眉头:“高手打架要先一直看着对方?而且他们说啥呢,我有点儿听不清。”

    连翘看向苏青柠一脸奇怪。

    苏青柠诧异:“咋了?”

    连翘摇头:“他们不是要打架,就是我师兄喜欢我姐,然后我姐喜欢你姐,所以来这里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眨眨眼:“啊?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这个充满懵逼与疑惑的‘啊?’才出口,连危开口:“青柠,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看向连危,抿抿嘴,看看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欲言又止的同时,跑去连危身边,仔细看着连危,又看看于见一,很想说话,但不知当讲不当讲!

    于见一站在原地,久久不愿挪步。

    无法释怀的事情,就不可能释怀,哪怕就这样说破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说破后,更想喝酒了。

    明明酒那么难喝,但就是想喝,真是莫名其妙啊。

    连翘走到于见一身边:“师兄.”

    于见一看向连翘:“喝酒吗?”

    连翘拧紧眉头,看着泪眼婆娑的师兄,有些心疼:“嗯,喝。”

    连危心情复杂,因为算是说开了,可想到于见一刚刚样子,连危总算明白了那日在江陵城外,娘娘为何会看着那裴姑娘苦笑。

    原来这样的事情,听着容易做,但真正做起来会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无法理解,极难释怀。

    苏青柠看着连危,抿抿嘴唇:“连危姐,我觉得”

    当苏青柠开口。

    连危看向她,笑着说道:“我们去找你姐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柠当即点头,然后又摇头:“她会罚我抄书!”

    连危笑了下: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江湖人自有自己的江湖。

    无法说清楚一些事儿,也无法讲的透彻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京城之外数里之外,猫猫,燕如玉,如玉他爹还有一独臂男子一行四人看着眼前京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说的12点,超了13分钟,我的,抱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