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经营民宿,开局接待武松 > 第449章 赵云:功德还能贷款?【求月票】
    “子龙有话就直说,咱可是自家人,不用客套!”

    吕布夹着一块牛腱子送到嘴里,嚼起来卤香十足,里面的肉筋又增加了不少口感,接着再抿一口白酒,美滋滋。

    赵云说道:

    “云父母早逝,家兄操持家里的一切,落下了病症,如今虽然已娶妻生子,但身体却每况愈下,云想带兄长一家去现实世界,医治身体,不知会不会给先生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吕布摆了摆手:

    “那边都安排好了,医院啥都打了招呼,只要你们去了,就直接住院做全身检查……当然,在这边靠神仙也能治好病症,民宿的四师母云霄娘娘,她做的饭不仅能够药到病除,甚至还能延年益寿,汉升的儿子、我乖徒弟叙儿的肺病,就是云霄娘娘出手救治的。”

    赵云到现在还不适应己方背后有神仙罩着:

    “若是请神仙出手,会不会给她们带来因果?”

    云妹,你可真够老实的……吕布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,认真说道:

    “确实有一定的因果,否则神仙们降下福祉,让所有老百姓都平安健康就行了,不用再忍受生老病死的折磨,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赵云拱了拱手:

    “那云还是带兄长去现实世界吧,神仙能帮我大汉已实属难得,我们一家事小,不能再给神仙增加因果了。”

    见气氛烘得差不多了,吕布搓搓手,套路起了常山大帅逼:

    “子龙听说过佛教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,据说来自西域,如今南方有人传教,劝人忍受,说吃苦受罪都是为来世求福报……温侯为何突然问这个?”

    吕布拿起洋葱咬了一口:

    “在神话故事中,佛教脱胎于西方教,而西方教是西方二圣建立起来的,当时西方教人才凋敝,根本不足以成为圣人,但那俩货却琢磨出了贷款成圣的办法,在天道面前发宏愿,这才成了圣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洋洋洒洒说着封神里的故事,正起劲时,外面响起一声闷雷,这才提前结束了对准提的吐槽和埋汰:

    “人家可以贷款,你也可以在我师父面前用功德贷款嘛,比如帮你哥治病后,你带兵消灭一个草原种族;率军拿下北海,也就是贝加尔湖;或者远征中亚等等,这些都可以许愿贷款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子龙把枕头递来了,咱不套路一波都对不起这么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原著中的赵子龙虽然杀伐果断,但基本上都是指哪打哪,得激发他的主观能动性,往帅才方面靠拢……发下宏愿,不喜欢欠账的赵云自然会往这方面努力。

    而且欠着功德,会让赵子龙变得更加善战,说不定刚到水浒说岳世界,就去一路向北去草原打秋风了。

    赵云听完,脸上带着不好意思:

    “这会不会太少了?不灭几个国家,总觉得对不起神仙的帮忙。”

    吕布:??????????

    好家伙,你还搁这儿反向砍价是吧?

    wшw★an★co

    这要让神仙们知道,不得可劲儿薅你的羊毛啊?

    要不是现在时机不合适,他真想撺掇赵云赶紧许愿,先给师父赊一波功德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事儿要慎重,还是等回头接到赵云的家人,在长安许愿比较合适,正好让张鲁主持这个仪式,跟着沾点光。

    在吕布看来,不管在哪边治病都不怕。

    三国这边有张仲景和华佗,水浒那边有除了肾虚不能治、别的都药到病除的安道全,至于神仙就更别说了,两边都能请神仙出手。

    到了现实世界,选择性反而会小一些,不过可以向墩墩求助,只要幸运足够高,什么疑难杂症都能治好。

    赵云心中的大石落地,端起酒杯主动敬向吕布:

    “多谢温侯指点,云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“说这就见外了,咱是自家人嘛,等你们一家子到了现实世界,可以先学习一段时间,这对伱们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赵云问道:

    “若是想留下呢?”

    “也没问题啊,办个户口就行了……不是,你想定居现实世界吗?”

    吕布还等着听玄德的赞美之言呢,要是云妹定居现实世界,就听不到玄德风格的彩虹屁了啊!

    赵云往嘴里送了一口猪头肉: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我兄长一家,若是能定居现实世界,云将再无后顾之忧,他也可以好好安歇,不需要为家里操劳了。”

    定居现实世界照样得工作……吕布在心里嘟囔一句,觉得这事儿得提前跟李裕说一声,提前做好安排。

    户口本、身份证、工作、住房、以及孩子上学等等……这些都要准备妥当,最好在赵云离开前全部弄好,省得他惦念家人。

    “云如此打搅先生,真是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赵云端着酒杯喝了一大口白酒,说着感激的话。

    吕布脸上带着笑意:

    “你去了现实世界,我李贤弟怕是做梦都会笑醒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为我们书中世界付出了太多,等日后去了皇叔身边,云一定开疆拓土,以报先生之恩,不让他太过操劳!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民宿的202房间,一身护士服的女皇大人伏在李裕怀中,声音中带着些许疲惫:

    “说什么操劳过度,骗我在上面,我看你一点都不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皇帝,在上面不是合情合理嘛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往李裕怀中拱了拱:

    “夫君,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,咋办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离开,反正户口本下来后,你得长时间呆在这边……对了,明天我得问问你周姐姐,这都两仨月了,按说户口本该弄好了。”

    女皇大人眼珠转了转,开始跟李裕约法三章:

    “第一、你不能逼我去上学!”

    “第二、你要像宠小蝉仙子那样宠着我!”

    “第三、周姐姐罚我下跪打我时,你得站出来帮我!”

    李裕:????????

    上学和宠你就不说了,周教授咋可能打你嘛?

    就算打,也是联合你和小蝉把我暴揍一顿,或者整天变着法子折磨我,天天把我当成下人一样使唤。

    白天干活儿做饭,晚上洗脚暖床……李裕摸着女皇大人身上滑溜溜的布料,小声商量道:

    “这会儿睡有点早,要不咱们……加个班儿?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果然保留体力了,朕要治你个欺君之罪!”

    小两口拥在一起,再次探讨起了生命的和谐和美好,女皇大人策马扬鞭,连番冲锋,最终被李某人以逸待劳,打得丢盔弃甲,再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水浒说岳世界,王升推开旁边的两个当红花魁,换了身新衣服,穿戴整齐后提着礼物,前往大名府留守相公梁中书家里。

    梁中书的名字叫梁世杰,来京城之前,他在中书省担任中书舍人,所以就有了梁中书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其实留守相公的职权更高,掌控bj大名府的军政大权,还负责税收等工作,简直就是大名府的土皇帝。

    但闻焕章曾说过宋朝的官场鄙视链,再强大的地方官,遇到京官照样要矮三分,而且中书舍人可是伺候皇帝的职位,所以尽管是留守相公,但梁世杰依然喜欢别人称他为梁中书,这既能让他保有京官的体面,也能给人一种不忘陛下恩德的感觉。

    总之,这个称呼跟他的名字绑定了,搞得很多人只知道梁中书,不知道梁世杰。

    王升提着礼物去拜访梁世杰时,身着锦衣的单雄信和扈三娘并肩走进城南道观,身后还跟着十来个带着各种礼物的小厮。

    进去后,老单先给三清上了香,捐了一百两香火钱,又听大殿的当值住持讲了一段道经,这才提出想找一个精通风水的道长,去给在家里看祖坟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当值住持就隆重推荐道:

    “昨日有个外地道长来挂搭,看似年纪轻轻,但道法却很高深,城内好几户人家都想邀请他去看风水,员外若是有意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擅长与人打交道的老单立马反应过来,他一挥手,身后的小厮打开随身带的包裹递过来。

    老单接到手中,像孔乙己那样,啪啪啪的排出五个二十两的银锭:

    “再加一百两香火钱,还请住持代为引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,员外这边请!”很快,两口子就在道观后院,见到了正在打坐吐纳的谢映登。

    等住持走后,谢映登倏然起身,向单雄信恭敬行了一礼:

    “拜见二哥,拜见嫂子!”

    前几天打邯郸城时,虽然大家并肩作战,但打下邯郸城不久,单雄信和扈三娘就带着邹渊邹润等人返回了大名府西边的山寨中,谢映登和单雄信这两个异乡人还没好好聊过。

    如今重新在大名府相见,两人这才可以畅快的说说话了。

    单雄信说道: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已买下了附近一个酒楼,贤弟不若一起过去,咱们吃点喝点,好好畅谈一番。”

    买下了酒楼?

    谢映登好奇的问道:

    “二哥准备在大名府开一家凤鸣酒家吗?”

    单雄信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我和三娘这次在邯郸,觉得与其出钱买情报,不如自己搜集情报,顺带挣钱……真定府有凤鸣轩、东京开封有凤鸣酒家,邯郸城有凤鸣酒楼,我们打算开一家凤鸣苑,贤弟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谢映登一摆拂尘:

    “那我得去给你看看风水。”

    一直给别人看风水,如今自家人开酒楼,那没的说,一定要好好瞅瞅,免得出现什么纰漏。

    路上,谢映登问道:

    “需不需要先生送你一副字?”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,不过先生的字一般,我其实想要蔡尚书或文和先生的墨宝。”

    蔡尚书就是蔡邕,他身为历史留名的大书法家,书法作品确实更漂亮。

    听自家男人这么说先生,扈三娘挽住了老单的胳膊:

    “先生贵为人族圣子,夫君这么说有些失礼了吧?”

    单雄信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这是实话而已,我和谢贤弟在民宿住过,知道先生的书法水平……”

    他给扈三娘说着现实世界,说着民宿以及赵大虎的龙王寨,还聊起了电影、游乐场、商场、超市等等,听到扈三娘心动不已,很想去现实世界体验一番。

    来到两人买下的酒楼,谢映登看了看说道:

    “对面街道直冲大门,容易犯冲,需要用强力的物品将煞气挡在门外……门头的匾额就别让蔡尚书写了,换个武将。”

    单雄信问道:

    “贤弟觉得谁写比较好?”

    “温侯吕布!”

    破这种煞局,让一个刀口舔血的将领出面就行,假如是更厉害的煞局,那就让各个世界的帝王或者关羽岳飞诸葛亮之类的人间神仙来写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这个局面,倒不是多严重,乐子人吕布足以搞定。

    走进酒楼,里面处于停业状态,单雄信准备好好装修一下,椅子全换成现实世界的皮革包面软椅,桌子是有机玻璃面的餐桌,包房里一水儿带转盘的圆桌。

    至于盘子什么的,也都换成现实世界的工艺盘,酒杯什么的也都换成玻璃杯,主打一个现代简约风。

    不过在现实世界是简约风,大宋的话,那是妥妥的新潮流。

    来到楼上,其中一个包房里准备好了酒菜。

    单雄信说道:

    “等弄好了,让真定府和邯郸支援一些厨师,再问小七要一份烧鸡的配方,给大名府的百姓尝尝鲜。”

    三人坐下来,扈三娘拿着酒瓶给两人倒酒,谢映登连连道谢:

    “多谢嫂子!”

    扈三娘说道:

    “千万别这么说,我看了《兴唐传》,也知道我男人去了现实世界后,只有你牵挂着他,还写信询问,嫂子谢谢你,让我家男人不至于像个笑话一样。”

    谢映登赶紧说道:

    “单二哥义薄云天,是隋唐的英雄们对不起他。”

    单雄信对这些事早已看开:

    “往事莫要再提,如今咱们换了个世界,理应从头开始……这一杯,我提议敬李先生,他真正做到了凡人之躯比肩神明,单某佩服至极!”

    一个做生意濒临破产的普通人,机缘巧合之下开启了书中世界,然后就孜孜不倦的提供帮助,这种精神,让老单佩服至极。

    三人喝着酒,继续聊起了天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客栈中,晁盖三人吃着买来的熟食,喝着打来的散酒,很是惬意。

    昨天卖梨赚了点银子,所以今天改善生活也就变得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当然,三人的酒已经换成了单雄信让人送来的高度白酒,喝了不仅能暖暖身子,也能让几天没喝过酒的三人过足酒瘾。

    阮小二笑着问道:

    “晁大哥从没受过这份苦,如今可还适应?”

    晁盖吃了口羊肉:

    “我自小家庭富裕,年轻那会儿又成了保正,还真没吃过苦,不过这种苦吃得踏实,吃得心甘情愿,尤其是加入麒麟村,过去的很多观点,都觉得太片面了,生而为人,就得把眼光放长远点儿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觉得选对了方向,三阮的母亲如今还加入到麒麟村的纺织队里,一想到自己穿的军服有可能是母亲亲自缝的,小二和小五就与有荣焉,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两条街外,同样赚了钱的朱武领着杨春陈达,坐在一个饭店里,要了四个热菜,吃着喝着,偶尔还聊一下做生意方面的细节。

    几人不远处那张桌,一个男子点了好几道菜,却没怎么动筷子,一直支着耳朵听三人聊天,听得差不多时,他结账匆匆离开,来到留守相公府的大门外。

    没多久,王升从里面出来,这人赶紧凑过去耳语几句,随后快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王升拍拍脑袋,自言自语道:

    “看来还真是我想多了,不过几人都挺知趣,明日还是一起走算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按照之前的约定,大家在大名府北门集合。

    王升看着晁盖三人推着的小车问道:

    “还真卖出去一些梨子啊?”

    “托老板的福,遇到了识货的买主,要了一车梨,我们寻思着也不能空车去真定,就买了一些干枣,希望能卖给异族。”

    朱武也有所斩获,还送给王升一个玉质笔筒求关照。

    王升得了礼物,心里更高兴,连带着午饭也掏钱请了。

    不过等打尖吃饭时,他就暗暗后悔起来,因为晁盖小二和小五三人太能吃了,一人炫了三大碗汤饼不说,还吃了两屉包子和好几张肉饼,简直就是饿死鬼托生。

    谢映登喝了两杯茶水,吃了一碗扁食(饺子),还要了两份点心,吃得比王升都好,大家这才知道,这位道长昨天帮一个酒楼看风水,赚了五十两黄金。

    如今别说朱武和晁盖了,就连王升身上也没这么多钱,妥妥的富道士。

    王升坐到谢映登面前问道:

    “道长懂得看相吗?”

    谢映登抬头瞟了他一眼:

    “略懂一二,不过先说好,人面风水涉及天机,收费比较高。”

    王升赶紧讨好似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一路结伴而行,这是百年修来的缘分,道长张口闭口就是钱,铜臭味儿未免太重了些。”

    谢映登一摆拂尘:

    “既是缘分,那贫道就勉为其难的帮你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王升看了一会儿,先疑惑,再皱眉,接着又倒吸一口凉气,还特意捏着道诀一阵掐算。

    周围吃饭的朱武晁盖等人全都扭过脸看,让王升心里一阵发毛。

    就在他按捺不住想问的时候,谢映登总算开了口:

    “王老板早些年历经坎坷,吃了不少苦吧……”

    王升听得腿一软,扶着桌子差点跪下。

    一旁的晁盖看得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靠,且不说道经之类的专业知识,光那阵又是皱眉又是掐算的表演,咱老晁就根本学不来。

    怪不得谢道长能挣到钱呢,就这份演技,已经秒杀梁山一票人了……真是人比人该死,货比货该扔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