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夫人她来自1938 > 226.第226章 大快人心
    这场有关家暴的直播就停留在丁小嫚最后一轮被暴打的时候,丁小嫚的反击,网友们并未看到,这可把他们给急坏了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去网上搜索有关的信息,因为直播画面清晰度高,竟然真让他们发现,这个家暴男几天前还去春雨救助中心闹过事。

    于是,救助中心接到了不少网友的电话,有的只是来确认这两者是不是同一个人,但也有人上来就质疑他们到底没有能力帮助求救人的。

    丁小嫚擦了擦手上的血,然后打了120急救电话,再打电话给警察局自首。

    最后,她给沈佳音回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丁小嫚,你别冲动!对付这种畜牲,我有时候也赞成以暴制暴,可为他搭上性命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丁小嫚看向地上已经疼得晕死过去的祁彪一眼,笑了。因着她脸上斑驳的血迹,这个笑特别瘆人,像极了电影里的变态杀人狂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杀他。我只是,让他也体会一下被人打得生不如死的滋味而已。”

    至于要为此付出什么代价,她已经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说完不等沈佳音接话,她就直接把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警方比救护车先一步到来。

    跟随着他们而来的,还有各路媒体、网红和吃瓜群众。

    无数的长枪短炮争先恐后地对准了屋内的情况,将事件后续送到那些焦急的网友眼前。

    这件事引发了全网关注,当天热搜榜前几条都跟这起家暴有关。

    正如有些网友所说:全国的家暴者都在关注这起案件!如果这个人渣没有被严惩,以后的家暴事件肯定会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丁小嫚把祁彪的腿砸坏了,还让他永远也做不成男人了,但网友们都认为这不过是正当防卫。

    他们都记得,警察进门时,丁小嫚缩里在角落落里抖得跟寒风的落叶似的,听到声音立马失声尖叫,双手胡乱地挥打着,嘴里不停地说着求饶的话,显然已经被打到精神崩溃了。

    暴露在镜头前那张脸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,一嘴一脸的血,年纪轻轻,牙齿都被打没了大半。

    有网友表示:“打了麻醉拔牙都还疼,这生生把牙齿打掉,得有多疼?简直堪比古代的酷刑!”

    而随着她惊慌失措地挥打,又无意间暴露了她身上那些斑驳的伤痕,当真是新伤迭旧伤,一块好的皮肤都没有,简直太惨了。

    为此,有网友直言:如果这都不算正当防卫,那“正当防卫”这四个字的存在就是一个笑话,趁早把它从字典里抹去。

    沈佳音看到这些视频时,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:兔子急了也会咬人。

    虽然有网友们的支持,但沈佳音还是第一时间为丁小嫚请了律师,并让律师第一时间去医院见了丁小嫚,也算是给她吃一个定心丸。

    但沈佳音自己没有出现在她面前,以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倒是网友们很是热情地去探望了祁彪,还拍了很多祁彪抓狂如疯狗一般的视频发到网上,引发一片叫好声,都觉得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【虽然他看起来是真的很惨,但为啥我觉得这么爽呢?哈哈哈】

    【看着他那惨兮兮的样子,我硬是多吃了三碗饭!】

    【这也算杀鸡儆猴了吧?让那些喜欢家暴的渣男看看,兔子急了也会咬人,想做太监就放马过来】

    【这个案件告诉我们,就算力量悬殊,只要你有勇气反击,你就能做到!第一次被打,就应该狠狠反击!只要你不怕死,那么怕死的就是他!】

    【给春雨救助中心点赞。先是给了受害者庇护,在受害者选择离开救助中心的情况下,出事后还第一时间给受害者请了律师辩护】

    沈佳音看了,觉得这些网友有时候不分青红皂白甚至助纣为虐,极其讨厌,可有时候又很是可爱,比如现在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是网络的虚幻让他们无从确认真相,加上看热闹不嫌事大,就被有心人当枪使了。

    所以,怎么引导他们冷静吃瓜,看清真相并适时地伸张正义、帮助弱小,就变得很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肖长卿,买入xl股票的事情,有眉目了吗?”

    肖长卿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脸,什么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要点脸行吗?”沈佳音很是无奈,但还是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肖长卿对此不置可否,还趁机反过来吃点豆腐。

    在自己女人面前要什么脸?他都不要脸了才能喝点肉汤,如果要脸,那岂不是连味儿都闻不着?

    胡闹了一会儿,肖长卿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签个名字,它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沈佳音接过来一看,顿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股权转让书!

    沈佳音没急着签字,而是先翻看了一下价格,数一数几个零,数完后只想说:“还是得努力赚钱啊。”

    振兴武馆、怡然烘焙和药田都赚了些钱,无奈她干的都是烧钱的事儿,入不敷出是必然。

    昨天制药厂那边的负责人才给她打来电话,汇报完工程进度,然后就是要钱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不乐意用我的钱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乐意,这不我也想靠自己努力嘛。不过,你要不要投资药材和制药?”

    直接开口要钱不是她的风格,拉投资倒是可以。

    沈佳音打算扩大药田规模,种植更多好药材。

    还要带领当地的人一起种,把有土地的人留在土地上,免得那么多土地荒废了,多可惜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些药材一定要给自己人用,绝对不卖给那些豺狼虎豹!

    好东西,就该紧着自己人才是。

    “投。”赚不赚钱都是其次,主要是自己的女人,就算败家一点也得宠着。

    何况她干的都是利国利民的事儿,他的钱也赚得够多了,多得没处花,用来做好事也不错。

    沈佳音粲然一笑:“谢谢老板!”

    皮!

    肖长卿将人拉到怀里锁着,低头鼻尖轻碰她的。“就这样?是不是太没诚意了?”

    又来了!

    沈佳音表示很无奈,不明白他好好的贵族公子不做,偏要做流氓是个什么特别的爱好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选的人,还能怎么样?惯着呗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,差点没擦枪走火。

    眨眼就是三月了,春回大地,万物生长。

    春苗托管中心终于准备妥当,要正式开业了。

    托管中心所在的位置原本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幼儿园,因为经营不善,倒闭了。

    沈佳音就把它给买了下来,为着孩子们的健康着想,也没有大肆装修,只在布置上费了一番心思。

    其他的事情,基本都交给宋琳了。

    能者多劳。宋琳是个有想法的,托管中心里很多的器具摆件,都是常胜利他们特地做的竹编,一个个既有童趣又好看,妥妥的免费广告。

    沈佳音看了都很心动,将那些小玩意拿在手里看了又看,越看越感慨这些手艺人真是巧手妙思。

    开业前一天,沈佳音让宋琳召集所有的工作人员开了个会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人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,但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得敲打一番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宋经理从各个机构挖过来的好老师,在照顾和引导孩子方面,我相信你们都能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但有一点,我必须再强调一下:在春苗托管中心,不允许有任何打骂孩子的行为。如果你那天情绪不好,你可以请假在家休息调整,但决不允许带着情绪上班,然后把个人的负面情绪发泄到孩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人犯了这种错,不用家长投诉举报,我会直接打电话报警,让他们来抓人。”

    沈佳音安排了足够的老师,给的工资待遇也比一般的机构要高得多,拿着不错的薪水却不好好干活,这种臭毛病,谁爱惯惯去,她可不惯着。

    至于安保方面,那都是肖长卿找来的退伍特种兵,就算赤手空拳,一般的歹徒也不是他们的对手,完全可以放心。

    有几个安保人员的媳妇儿也在托管中心上班,做老师做厨房的都有。

    开业这天选的是周末。

    沈佳音照例让狮队那边过来表演,既是验收成果,也是免费宣传。

    有段时间不见了,唐糖长高了,身体也更加结实了,脸色红扑扑的,特漂亮。

    跳跳自杀,还有网暴带给她的影响似乎已经淡去,她又变回那个爱笑爱闹的小姑娘了。

    上个学期期末考试,一向成绩马马虎虎的她,破天荒地冲到了班级前十名。

    “沈姐,你知道吗?昨天数学第一单元测试了,你猜我考了多少分?128分!你敢信吗?”

    数学是唐糖最弱的科目,及格都算是好成绩了。

    沈佳音朝她举起大拇指,真心替她高兴。

    “厉害了啊,姑娘。人家进步都是用脚走的,你这是直接坐火箭啊?还是你牛!”

    “还好还好,也就一般般啦。”唐糖笑嘻嘻地回答,眉眼之间难掩得意。

    可以尽情地享受她热爱的舞狮,连一向不咋的的成绩都好起来了,简直不要太幸福。

    很突然地,沈佳音听到她低声说了一句:“要是跳跳还在就好了。我们可以一起舞狮,一起努力学习,一起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沈佳音默默地张开双臂,给她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等到吉时一到,鞭炮一响,唐糖就带领她的狮队大显身手了。

    沈佳音发现她舞狮也进步得很快,博得现场围观的群众都止不住地喝彩。

    人群里,有个声音说:“比起请什么明星网红撑场面,还是舞狮好,热闹又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看这些孩子们舞得多好呀,不比那些穿着暴露扭腰摆胯的强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隔三差五就能看到舞狮,现在越来越少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那个振兴武馆的大老板投资了这个吗?没准以后舞狮会慢慢盛行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听说那个沈老板专门弘扬中华文化,还喜欢做慈善,是个好人呐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还是个小姑娘。看看她干的事,再看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主播,简直没眼看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。一天天的,为了赚钱连脸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,当天也在网上引起了不少关注,毕竟春苗托管中心的老板也是沈骄阳,而“沈骄阳”三个字已经自带热度了。

    那些漂亮之极又萌萌哒竹编器具和摆件也随之进入了网友们的视野,再一次掀起了一股使用竹编产品的热潮。

    有个宝妈买了一个小背篓,让自己的打扮得萌萌哒女儿背着跳了一曲《采蘑菇的小姑娘》,然后两视频发到网上,视频一下子就火了,连带着那个小背篓卖脱销了,还有不少人预订。

    常春燕给沈佳音打来电话,激动得声音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太厉害了!我们这里竹子漫山遍野,以前跟废物差不多你却成功地将它们变废为宝了!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知道吗?今年除了我们镇上很多人都不去打工了,都在学做竹编。还有一些外地人来找我爸,想要拜师学艺呢!”

    “还有草药种植,你走到田里一看,除了少部分田地用来种粮食,其他的基本都种上药材了。我走在路上都经常听到有人说不去打工了,要跟着种草药。怎么种有你请来的技术人员指导,种出来只要没问题,又有你的药厂收购,不愁卖不出去,比打工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再过一年半载,我们这里就没有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了。”

    沈佳音听着她叽叽喳喳不停地说,像一只欢快的小麻雀,不由得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她想,东安镇有竹子可以做竹编,有适宜的气候土壤可以种植药材,其他地方也会有自己的未被开发利用的宝贝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,得看向更广阔的天地才行。

    她想要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每一个善良踏实的人,都能过上安稳的生活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,跟常春燕通完电话,沈佳音着手去找肖长卿推荐人才。

    “组建一个考察队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让他们到全国各地的乡村,尤其是比较落后的地方去考察,找到当地的资源优势,然后发现特色产业。”

    据她所知,很多地方都有自己的特产,只是老百姓没有技术支持,产量不行。就算种出来,又没有销路,根本打不开市场。

    比如两广地区的沙糖桔,果农一年到头辛苦忙活,种出来的果子只能低价卖给收购商,甚至只能由着它们掉落在地,基本赚不到什么钱。

    而大城市市场上的沙糖桔又往往价格居高不下,让人吃不起。即便如此,有些地方还供货很少,舍得花钱都不一定买得到。

    这种反差显然很有问题。

    而沈佳音要做的,就是把整个过程给捋顺了,让想种的放心种,想吃的也吃得起。

    见他看着自己一声不吭,沈佳音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觉得不可行?”

    肖长卿起身走过来,将她抱住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我只是在想,刚好我很有钱也很会赚钱,刚好你想拯救世界,我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换一个人,肯定跟不上你的脚步,更不能成为你最坚实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——就没见过比你脸皮更厚的人!不过,你说得对,幸亏是你。你弯下腰,我跟你说个事。”

    肖长卿配合地弯下腰。

    沈佳音凑到他耳边,轻声但严肃地说:“肖长卿,我心悦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