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美洲日不落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海外的藩王上
    “欧洲人说红海是一道钥匙,今日一见,果然如此!!”

    前段时间才游历完远东的楚王刘戬看着对面的红海海口,发出了赞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六哥所言极是,所谓天下之大,尤可去也,大概便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周王刘器看着身旁的这位六哥,眼神中不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,那是一种崇拜,毕竟从小到大,就是这位六哥和他的感情最好。

    而站在船头上的刘戬则是指着红海道:

    “世人都说我大汉最重要的地方在尼加拉瓜运河,现在看来,也不全是,最起码这红海,在我看来,也是一个需要用心的地方啊!!”

    刘器听着刘戬充满“暗示”的话,心里明白,嘴上却说:

    “红海之大,相较于于帝国之广,却又如同桌边一角,红海,说到底也只是帝国一部分罢了,朝廷想要完全像六哥你所说的用心,怕是难了!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江山无限,让人好不贪恋!!”

    刘戬的话让两人之间的气氛,瞬间升温,很快却被刘器一句“大哥在朝,帝国这些年确实可以”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刘戬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在船头站着,就算有浪花打到他脚边,他也不在乎,只是在回舱的路上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大哥能干,我们也能干,都是一个父亲生的,我们也要为父皇,为朝廷,多分忧啊!!”

    刘器什么话也没说,而是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舱室。

    看着关闭舱室大门的刘器,刘戬眼神闪动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莫桑比克岛,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东非小岛,自从汉国攻占这里后,当地的权利和财富就一直往大陆上跑,到了如今,整座岛屿,恐怕也就只有港口还有点价值了。

    而对于刚刚被从星城调到莫桑比克岛的韩王刘雄来说,莫桑比克岛,却是他这一生中,最大的转折点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是很清楚朝廷调自己来这里的目的,但他很清楚,在这里,他就是唯一的掌权者,最起码比大陆上的齐王刘昊要强。

    (刘昊被调去了春和市)

    在这里,因为莫桑比克行署的搬迁,当地留存下来的葡萄牙人和华人移民,实际上早就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。

    当龙武三月二十五日,刘雄在港口登陆开始,当地的大小事务,就尽在掌握。

    虽然刘雄曾多次在深夜警告自己,不要贪恋一个小小的岛主之位,但是这种“掌权”的感觉,真好。

    在这座不大的小岛上,他的命令可以从街头传到街尾,每一户人家都会知道他的名字,知道他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虽然有些“低级”,但却让刘雄深深的迷恋,甚至他也曾在深夜发出:

    “权之一字,真让人如痴如醉!!”

    但是越是如此,他就越是难受,因为他到现在,还没有看到“上岸”的机会,尤其是在前段时间七弟蜀王刘玄被任命为库尔德特使,并赏赐宅邸后,他的心是想静也静不下来,用现实的话说就是,他的心乱了!!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你再说一遍?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朝廷都传开了,蜀王,蜀王被改封入伊拉克,任伊拉克行署大臣,都督伊拉克事务,并允许,允许……”

    韩王近臣,担任韩王府“府令”的侯太,怎么也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(汉国藩王可建府,但却只能有四個臣属,与太子东宫那一大把属官,形成了巨大的差别,分别是最高的府令,侍卫长,财务官,以及可以自由分配职务的参臣,其中府令的地位最高,非亲近之人不得担任。)

    “允许什么,快说??”

    刘雄说话的时候,越发急躁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特许蜀王在伊拉克建蜀王宫,可与当地伊拉克王宫比肩,规格造价上要小一些!!”

    可能是前面一句话太吓人了,侯太不断的对刘雄描述那个蜀王宫有多小,甚至说那就是一个侯府,蜀王实在丢人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“混账,你懂什么,还敢在这里诓骗我!!”

    刘雄并不买侯太的账,直接一巴掌打在了对方的脸上,离开之后,一个红巴掌手印,出现在了侯太的右脸,霎时鲜艳,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“我这位好七弟,还真干出了惊天动地的大事啊!!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这个四哥,以后怕是要仰仗他蜀王的恩赐了!!”

    刘雄嘴里的话异常的尖锐,让站在对面捂着脸的侯太,捂脸的时候,更加严密了,要不是怕惹刘雄不高兴,他恨不得两只手都捂上。

    仿止接受刚刚一样的“恩赐”。

    而在抱怨完后,刘雄在前院左转来,右转去,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侯太站在一旁也不敢作声,两人形成了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让骆浩辰来,让他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臣这就去!!”

    侯太听到“参臣”的名字后,立马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,刚一出去,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,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韩王叫我何事??”

    骆浩辰是个一米八几的大汉,说话的声音却很绵软,给人一种巨大的反差感。

    “蜀王去伊拉克了,还担任了行署大臣,而且,而且还被父皇特许在当地建立蜀王宫!!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刘雄实际上的心,好像刀割一样痛苦,毕竟他在莫桑比克岛再怎么称王称霸,也不敢在当地私建府邸,只敢住在原来的行署大臣的官邸,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逾越,可是他这位七弟倒好,从库尔德这个小地方跑到了伊拉克不说,还一举做到了“行署大臣”这个他想又不敢想的位置上,更可怕的是,他还被允许建立王宫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,这意味着他蜀王在伊拉克的权利,实际比他在莫桑比克岛还大,要知道他在莫桑比克岛,终究只是挂了一个“参议衔”,而不是真的名正言顺的管理整个莫桑比克岛,所获得的权利,不过是趁着当地行署搬离到大陆,鸠占鹊巢罢了,真要论起来,他韩王,至今还是个“无权人士”,是个良民。

    (汉国将海外地区,分为总督和行署两个权利体系,有些地方如加勒比,因为岛屿的原因,总督遍地,除了古巴等少数大岛,其他地方都不怎么值钱,而对于鲜卑,东非这些大的地方,又将其化为一个总督区,在总督区底下,分化为各个行署,如莫桑比克行署,便是其中之一)

    “你说,蜀王是不是给父皇灌了什么迷魂汤,要不然众兄弟,就他一个人有了参军履历,还获得了这么大的权利??”

    刘雄的眼中,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嫉妒的光芒,在他看来,这一切都是蜀王“欺骗父皇”,而他之所以能够欺骗父皇,不过是看自己这些哥哥老实罢了。

    骆浩辰嘴巴动了动,随后开口:

    “韩王所言确是过了,须知当初蜀王和赵王被分到鲜卑北海行署的时候,韩王您还在星城参事,可以说,当时他们完全不是韩王您的对手,完全就是一个白身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呢,蜀王已经誉满天下,赵王眼看着也要正式参议北海事务,您,就没有一点错吗??”

    骆浩辰的话,立马让韩王刘雄恼羞成怒,连声呵道: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错,我在星城兢兢业业,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,可是呢,我还是被分到了这穷乡僻壤的莫桑比克岛,连莫桑比克大陆都上不得,你说,我到底有什么错??”

    刘雄的语气中,透露出一丝委屈,让对面的骆浩辰无奈的摇了摇头,紧跟着说道:

    “韩王昔日在星城是干的可以,可是您不要忘了,您干的事情,是个文官都能干,也就是说,您在朝廷眼中,尤其是在陛下眼中,没有价值!!”

    “最起码没有重用的价值!!”

    “你,你竟敢辱我!!”

    刘雄气的恨不得拔枪,可是往下摸的时候又发现,他没有带枪。

    “韩王若是愿意听在下的劝,在下愿意谏言,若是不愿意,在下大不了脱下这身韩王参议的官服,还给韩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骆浩辰威胁的话,刘雄哪怕再不满,也只能缓和语气说:

    “伱有什么办法??”

    骆浩辰双手向前拱手:

    “臣恳请韩王上奏朝廷,自请入大陆参议!!”

    “你,你好大的胆子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让我去找父皇要权,别说我等天潢贵胄,就是普通官宦人家,怕也不敢如此狂悖!!”

    刘雄气的直接用手指头点着对面的骆浩辰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哪献策,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。

    对面的骆浩辰不仅没有退缩,反问挺直腰板说:

    “若我是韩王你,此时就应该修书一封送往西京,在陛下面前保奏自己为莫桑比克行署大臣,而不是在这里畏手畏脚!!”

    “韩王,你知道当初我老师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说了什么吗??”

    “说了什么??”

    刘雄有点惴惴不安,好似下一句话就能让他气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骆浩辰直接来了句:

    “老师说,雄则雄矣,却好谋无断,无人君之望!!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腰间的玉佩掉在了地上,在两人的对话,形成了一个荒诞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的呼吸声急促而慌乱,就如同他现在的内心一样,而在对面的骆浩辰则继续开口:

    “蜀王虽强,但却锋芒毕露,引得太子和一众藩王忌惮,更何况,陛下宁愿给蜀王如此大的权利,但却不愿意改封他为秦唐二王,可见到底还是忌惮他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而韩王你,出身高贵,虽然给陛下留下了无主断的印象,但不要忘了,那是在星城的时候,此时的你,已经控制了整个莫桑比克岛,在此地令行禁止,陛下那边想必也是知道的,而这就是韩王你的机会!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,请讲!!”

    可能是确实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说话的时候,刘雄都客气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在陛下心里留下跋扈专权的印象,那不如进行到底,直接索要莫桑比克行署大臣的什候位置,反正那个陈道,年纪也大了,早就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日子,陛下这么做,韩王还看不出来吗??”

    (现任莫桑比克行署大臣陈道已经六十四岁了,在如今的汉国,算是老臣了,还有一年就退休了)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说,父皇之所以让这么一个老家伙管理莫桑比克,就是等我开口??”

    刘雄脑子还是可以的,马上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然也!!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韩王你,其他地方,也大多如此,若是在下所料不错,等到蜀王在伊拉克彻底站稳脚跟后,众藩王都要挂行署大臣衔,入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骆浩辰自信的看着刘雄,好像以后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蜀王这么做,不是白干了吗,做与不做,都是为我们做嫁衣??”

    刘雄有些“幸灾乐祸”,甚至在他心里还有一种“蜀王为他前驱”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韩王你错了,蜀王是个聪明绝顶的人,他怎么会看不出来陛下的用意,但他依旧做了,为了什么,还不是为了尽快掌权,好在日后占得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我敢肯定,等到他在伊拉克做出成绩之后,朝中定有人为他摇旗呐喊,将他的蜀王帽子,换的更高,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到那个时候,他蜀王就不再是蜀王,而是仅次于太子的第一藩王,凌驾于你们所有人之上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口中忍不住赞叹蜀王,在他看来,如果他当初辅佐的是蜀王,没准现在已经开始筹划,如何成功改封王号,扳倒太子,登临帝位了。

    何必在这里为韩王的杂事,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“唉,事主不幸,事主不幸。”

    骆浩辰只能这样的在自己心里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这位七弟,确实是天资过人啊,我看我们这几个兄弟中,就他最厉害了!!”

    刘雄的嘴里充斥着嫉妒,而在他对面的骆浩辰则跟着说:

    “韩王若想在众藩王中脱颖而出,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把这层窗户纸戳破,戳破了,韩王就算被扣上一个狂妄自大的骂名,也比在这犄角旮旯的莫桑比克岛默默无闻好!!”

    刘雄这次一反常态的大手一挥:

    “我来执笔,还请骆先生你一会帮忙润色!!”

    “君事即臣事,敢不从命!!”

    骆浩辰俯身对刘雄拜下,拜到一半,刘雄将他托住,真切的说:

    “刚刚雄态度不好,先生既往不咎,真君子!!”

    “日后雄再有胡来误事之举,还请先生不吝赐教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叹了口气,正色的望着面前的主君韩王刘雄:

    “陛下身体康健,韩王要走的路,还长着呢,太子,没有那么容易登基!!”

    刘雄眼皮跳动,面色如常的对骆浩辰说:

    “若真有那一日,必封先生为宰相,文侯也!!”

    骆浩辰没有说什么,只是俯身再拜,这次刘雄没有拦着,结结实实受了这一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那位好弟弟,真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让我这个二哥汗颜啊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,看着对面还在扩建的春和城,眼神中闪过莫名的意味。

    (后世肯尼亚首都内罗毕)

    “蜀王这个人能打,据说在库尔德战争期间,就多次组织部队对俄军营地展开冲锋,这次又被封伊拉克行署大臣,允许在当地建立蜀王宫,可以说声势一下子盖过了众藩王,若我所料不错,此时的各地的藩王,对蜀王那是头疼不已,有些人没准已经骂出来了!!”

    齐王府令曾明是个长相白静的中年男人,可能是在海军服役过几年的原因,说话的时候,总喜欢摸一下自己的额头,那是海军条例中,整理军帽的动作。

    (汉国海军规定士兵,乃至军官,都必须随时保持整洁,不到休息和吃饭,军帽必须戴在头上)

    “是啊,七弟确实能打,在我们这些兄弟中,怕是战争经验最丰富的,我和他比,好如新兵和老兵,一个连枪都不会开,一个却已经开上战车了!!”

    “论武功,我远不如七弟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长叹一声,看起来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齐王之德,不在武功,而在文治,自小齐王的文采就在众藩王中名列前茅,更对黄老之学,颇有研究,我在内阁秘书处任职的时候,就曾多次听人说,若是下一任皇帝是齐王您,大汉恐怕还会更加兴盛,吏治还会更加清明!!”

    曾明的话倒不是吹捧,事实上自从刘宇表现的越来越激进,对外扩张越来越感兴趣,甚至任用齐成栋这等祸国殃民的奸贼搜刮天下的时候,就已经惹的整个文官阶层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碍于对方是太子,不敢直接反对,而这个时候,自幼熟读经史,推崇汉文帝,要搞“无为而治”的老二齐王刘昊,就进入到了很多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将“拨乱反正”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,只不过现实中,他们心中的“贤君”,还在非洲蹉跎罢了!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骆浩辰双手向前拱手:

    “臣恳请韩王上奏朝廷,自请入大陆参议!!”

    “你,你好大的胆子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让我去找父皇要权,别说我等天潢贵胄,就是普通官宦人家,怕也不敢如此狂悖!!”

    刘雄气的直接用手指头点着对面的骆浩辰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哪献策,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。

    对面的骆浩辰不仅没有退缩,反问挺直腰板说:

    “若我是韩王你,此时就应该修书一封送往西京,在陛下面前保奏自己为莫桑比克行署大臣,而不是在这里畏手畏脚!!”

    “韩王,你知道当初我老师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说了什么吗??”

    “说了什么??”

    刘雄有点惴惴不安,好似下一句话就能让他气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骆浩辰直接来了句:

    “老师说,雄则雄矣,却好谋无断,无人君之望!!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腰间的玉佩掉在了地上,在两人的对话,形成了一个荒诞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的呼吸声急促而慌乱,就如同他现在的内心一样,而在对面的骆浩辰则继续开口:

    “蜀王虽强,但却锋芒毕露,引得太子和一众藩王忌惮,更何况,陛下宁愿给蜀王如此大的权利,但却不愿意改封他为秦唐二王,可见到底还是忌惮他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而韩王你,出身高贵,虽然给陛下留下了无主断的印象,但不要忘了,那是在星城的时候,此时的你,已经控制了整个莫桑比克岛,在此地令行禁止,陛下那边想必也是知道的,而这就是韩王你的机会!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,请讲!!”

    可能是确实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说话的时候,刘雄都客气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在陛下心里留下跋扈专权的印象,那不如进行到底,直接索要莫桑比克行署大臣的什候位置,反正那个陈道,年纪也大了,早就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日子,陛下这么做,韩王还看不出来吗??”

    (现任莫桑比克行署大臣陈道已经六十四岁了,在如今的汉国,算是老臣了,还有一年就退休了)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说,父皇之所以让这么一个老家伙管理莫桑比克,就是等我开口??”

    刘雄脑子还是可以的,马上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然也!!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韩王你,其他地方,也大多如此,若是在下所料不错,等到蜀王在伊拉克彻底站稳脚跟后,众藩王都要挂行署大臣衔,入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骆浩辰自信的看着刘雄,好像以后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蜀王这么做,不是白干了吗,做与不做,都是为我们做嫁衣??”

    刘雄有些“幸灾乐祸”,甚至在他心里还有一种“蜀王为他前驱”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韩王你错了,蜀王是个聪明绝顶的人,他怎么会看不出来陛下的用意,但他依旧做了,为了什么,还不是为了尽快掌权,好在日后占得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我敢肯定,等到他在伊拉克做出成绩之后,朝中定有人为他摇旗呐喊,将他的蜀王帽子,换的更高,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到那个时候,他蜀王就不再是蜀王,而是仅次于太子的第一藩王,凌驾于你们所有人之上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口中忍不住赞叹蜀王,在他看来,如果他当初辅佐的是蜀王,没准现在已经开始筹划,如何成功改封王号,扳倒太子,登临帝位了。

    何必在这里为韩王的杂事,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“唉,事主不幸,事主不幸。”

    骆浩辰只能这样的在自己心里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这位七弟,确实是天资过人啊,我看我们这几个兄弟中,就他最厉害了!!”

    刘雄的嘴里充斥着嫉妒,而在他对面的骆浩辰则跟着说:

    “韩王若想在众藩王中脱颖而出,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把这层窗户纸戳破,戳破了,韩王就算被扣上一个狂妄自大的骂名,也比在这犄角旮旯的莫桑比克岛默默无闻好!!”

    刘雄这次一反常态的大手一挥:

    “我来执笔,还请骆先生你一会帮忙润色!!”

    “君事即臣事,敢不从命!!”

    骆浩辰俯身对刘雄拜下,拜到一半,刘雄将他托住,真切的说:

    “刚刚雄态度不好,先生既往不咎,真君子!!”

    “日后雄再有胡来误事之举,还请先生不吝赐教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叹了口气,正色的望着面前的主君韩王刘雄:

    “陛下身体康健,韩王要走的路,还长着呢,太子,没有那么容易登基!!”

    刘雄眼皮跳动,面色如常的对骆浩辰说:

    “若真有那一日,必封先生为宰相,文侯也!!”

    骆浩辰没有说什么,只是俯身再拜,这次刘雄没有拦着,结结实实受了这一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那位好弟弟,真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让我这个二哥汗颜啊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,看着对面还在扩建的春和城,眼神中闪过莫名的意味。

    (后世肯尼亚首都内罗毕)

    “蜀王这个人能打,据说在库尔德战争期间,就多次组织部队对俄军营地展开冲锋,这次又被封伊拉克行署大臣,允许在当地建立蜀王宫,可以说声势一下子盖过了众藩王,若我所料不错,此时的各地的藩王,对蜀王那是头疼不已,有些人没准已经骂出来了!!”

    齐王府令曾明是个长相白静的中年男人,可能是在海军服役过几年的原因,说话的时候,总喜欢摸一下自己的额头,那是海军条例中,整理军帽的动作。

    (汉国海军规定士兵,乃至军官,都必须随时保持整洁,不到休息和吃饭,军帽必须戴在头上)

    “是啊,七弟确实能打,在我们这些兄弟中,怕是战争经验最丰富的,我和他比,好如新兵和老兵,一个连枪都不会开,一个却已经开上战车了!!”

    “论武功,我远不如七弟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长叹一声,看起来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齐王之德,不在武功,而在文治,自小齐王的文采就在众藩王中名列前茅,更对黄老之学,颇有研究,我在内阁秘书处任职的时候,就曾多次听人说,若是下一任皇帝是齐王您,大汉恐怕还会更加兴盛,吏治还会更加清明!!”

    曾明的话倒不是吹捧,事实上自从刘宇表现的越来越激进,对外扩张越来越感兴趣,甚至任用齐成栋这等祸国殃民的奸贼搜刮天下的时候,就已经惹的整个文官阶层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碍于对方是太子,不敢直接反对,而这个时候,自幼熟读经史,推崇汉文帝,要搞“无为而治”的老二齐王刘昊,就进入到了很多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将“拨乱反正”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,只不过现实中,他们心中的“贤君”,还在非洲蹉跎罢了!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骆浩辰双手向前拱手:

    “臣恳请韩王上奏朝廷,自请入大陆参议!!”

    “你,你好大的胆子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让我去找父皇要权,别说我等天潢贵胄,就是普通官宦人家,怕也不敢如此狂悖!!”

    刘雄气的直接用手指头点着对面的骆浩辰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哪献策,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。

    对面的骆浩辰不仅没有退缩,反问挺直腰板说:

    “若我是韩王你,此时就应该修书一封送往西京,在陛下面前保奏自己为莫桑比克行署大臣,而不是在这里畏手畏脚!!”

    “韩王,你知道当初我老师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说了什么吗??”

    “说了什么??”

    刘雄有点惴惴不安,好似下一句话就能让他气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骆浩辰直接来了句:

    “老师说,雄则雄矣,却好谋无断,无人君之望!!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腰间的玉佩掉在了地上,在两人的对话,形成了一个荒诞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的呼吸声急促而慌乱,就如同他现在的内心一样,而在对面的骆浩辰则继续开口:

    “蜀王虽强,但却锋芒毕露,引得太子和一众藩王忌惮,更何况,陛下宁愿给蜀王如此大的权利,但却不愿意改封他为秦唐二王,可见到底还是忌惮他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而韩王你,出身高贵,虽然给陛下留下了无主断的印象,但不要忘了,那是在星城的时候,此时的你,已经控制了整个莫桑比克岛,在此地令行禁止,陛下那边想必也是知道的,而这就是韩王你的机会!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,请讲!!”

    可能是确实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说话的时候,刘雄都客气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在陛下心里留下跋扈专权的印象,那不如进行到底,直接索要莫桑比克行署大臣的什候位置,反正那个陈道,年纪也大了,早就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日子,陛下这么做,韩王还看不出来吗??”

    (现任莫桑比克行署大臣陈道已经六十四岁了,在如今的汉国,算是老臣了,还有一年就退休了)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说,父皇之所以让这么一个老家伙管理莫桑比克,就是等我开口??”

    刘雄脑子还是可以的,马上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然也!!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韩王你,其他地方,也大多如此,若是在下所料不错,等到蜀王在伊拉克彻底站稳脚跟后,众藩王都要挂行署大臣衔,入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骆浩辰自信的看着刘雄,好像以后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蜀王这么做,不是白干了吗,做与不做,都是为我们做嫁衣??”

    刘雄有些“幸灾乐祸”,甚至在他心里还有一种“蜀王为他前驱”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韩王你错了,蜀王是个聪明绝顶的人,他怎么会看不出来陛下的用意,但他依旧做了,为了什么,还不是为了尽快掌权,好在日后占得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我敢肯定,等到他在伊拉克做出成绩之后,朝中定有人为他摇旗呐喊,将他的蜀王帽子,换的更高,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到那个时候,他蜀王就不再是蜀王,而是仅次于太子的第一藩王,凌驾于你们所有人之上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口中忍不住赞叹蜀王,在他看来,如果他当初辅佐的是蜀王,没准现在已经开始筹划,如何成功改封王号,扳倒太子,登临帝位了。

    何必在这里为韩王的杂事,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“唉,事主不幸,事主不幸。”

    骆浩辰只能这样的在自己心里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这位七弟,确实是天资过人啊,我看我们这几个兄弟中,就他最厉害了!!”

    刘雄的嘴里充斥着嫉妒,而在他对面的骆浩辰则跟着说:

    “韩王若想在众藩王中脱颖而出,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把这层窗户纸戳破,戳破了,韩王就算被扣上一个狂妄自大的骂名,也比在这犄角旮旯的莫桑比克岛默默无闻好!!”

    刘雄这次一反常态的大手一挥:

    “我来执笔,还请骆先生你一会帮忙润色!!”

    “君事即臣事,敢不从命!!”

    骆浩辰俯身对刘雄拜下,拜到一半,刘雄将他托住,真切的说:

    “刚刚雄态度不好,先生既往不咎,真君子!!”

    “日后雄再有胡来误事之举,还请先生不吝赐教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叹了口气,正色的望着面前的主君韩王刘雄:

    “陛下身体康健,韩王要走的路,还长着呢,太子,没有那么容易登基!!”

    刘雄眼皮跳动,面色如常的对骆浩辰说:

    “若真有那一日,必封先生为宰相,文侯也!!”

    骆浩辰没有说什么,只是俯身再拜,这次刘雄没有拦着,结结实实受了这一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那位好弟弟,真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让我这个二哥汗颜啊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,看着对面还在扩建的春和城,眼神中闪过莫名的意味。

    (后世肯尼亚首都内罗毕)

    “蜀王这个人能打,据说在库尔德战争期间,就多次组织部队对俄军营地展开冲锋,这次又被封伊拉克行署大臣,允许在当地建立蜀王宫,可以说声势一下子盖过了众藩王,若我所料不错,此时的各地的藩王,对蜀王那是头疼不已,有些人没准已经骂出来了!!”

    齐王府令曾明是个长相白静的中年男人,可能是在海军服役过几年的原因,说话的时候,总喜欢摸一下自己的额头,那是海军条例中,整理军帽的动作。

    (汉国海军规定士兵,乃至军官,都必须随时保持整洁,不到休息和吃饭,军帽必须戴在头上)

    “是啊,七弟确实能打,在我们这些兄弟中,怕是战争经验最丰富的,我和他比,好如新兵和老兵,一个连枪都不会开,一个却已经开上战车了!!”

    “论武功,我远不如七弟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长叹一声,看起来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齐王之德,不在武功,而在文治,自小齐王的文采就在众藩王中名列前茅,更对黄老之学,颇有研究,我在内阁秘书处任职的时候,就曾多次听人说,若是下一任皇帝是齐王您,大汉恐怕还会更加兴盛,吏治还会更加清明!!”

    曾明的话倒不是吹捧,事实上自从刘宇表现的越来越激进,对外扩张越来越感兴趣,甚至任用齐成栋这等祸国殃民的奸贼搜刮天下的时候,就已经惹的整个文官阶层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碍于对方是太子,不敢直接反对,而这个时候,自幼熟读经史,推崇汉文帝,要搞“无为而治”的老二齐王刘昊,就进入到了很多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将“拨乱反正”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,只不过现实中,他们心中的“贤君”,还在非洲蹉跎罢了!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骆浩辰双手向前拱手:

    “臣恳请韩王上奏朝廷,自请入大陆参议!!”

    “你,你好大的胆子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让我去找父皇要权,别说我等天潢贵胄,就是普通官宦人家,怕也不敢如此狂悖!!”

    刘雄气的直接用手指头点着对面的骆浩辰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哪献策,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。

    对面的骆浩辰不仅没有退缩,反问挺直腰板说:

    “若我是韩王你,此时就应该修书一封送往西京,在陛下面前保奏自己为莫桑比克行署大臣,而不是在这里畏手畏脚!!”

    “韩王,你知道当初我老师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说了什么吗??”

    “说了什么??”

    刘雄有点惴惴不安,好似下一句话就能让他气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骆浩辰直接来了句:

    “老师说,雄则雄矣,却好谋无断,无人君之望!!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腰间的玉佩掉在了地上,在两人的对话,形成了一个荒诞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的呼吸声急促而慌乱,就如同他现在的内心一样,而在对面的骆浩辰则继续开口:

    “蜀王虽强,但却锋芒毕露,引得太子和一众藩王忌惮,更何况,陛下宁愿给蜀王如此大的权利,但却不愿意改封他为秦唐二王,可见到底还是忌惮他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而韩王你,出身高贵,虽然给陛下留下了无主断的印象,但不要忘了,那是在星城的时候,此时的你,已经控制了整个莫桑比克岛,在此地令行禁止,陛下那边想必也是知道的,而这就是韩王你的机会!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,请讲!!”

    可能是确实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说话的时候,刘雄都客气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在陛下心里留下跋扈专权的印象,那不如进行到底,直接索要莫桑比克行署大臣的什候位置,反正那个陈道,年纪也大了,早就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日子,陛下这么做,韩王还看不出来吗??”

    (现任莫桑比克行署大臣陈道已经六十四岁了,在如今的汉国,算是老臣了,还有一年就退休了)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说,父皇之所以让这么一个老家伙管理莫桑比克,就是等我开口??”

    刘雄脑子还是可以的,马上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然也!!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韩王你,其他地方,也大多如此,若是在下所料不错,等到蜀王在伊拉克彻底站稳脚跟后,众藩王都要挂行署大臣衔,入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骆浩辰自信的看着刘雄,好像以后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蜀王这么做,不是白干了吗,做与不做,都是为我们做嫁衣??”

    刘雄有些“幸灾乐祸”,甚至在他心里还有一种“蜀王为他前驱”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韩王你错了,蜀王是个聪明绝顶的人,他怎么会看不出来陛下的用意,但他依旧做了,为了什么,还不是为了尽快掌权,好在日后占得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我敢肯定,等到他在伊拉克做出成绩之后,朝中定有人为他摇旗呐喊,将他的蜀王帽子,换的更高,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到那个时候,他蜀王就不再是蜀王,而是仅次于太子的第一藩王,凌驾于你们所有人之上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口中忍不住赞叹蜀王,在他看来,如果他当初辅佐的是蜀王,没准现在已经开始筹划,如何成功改封王号,扳倒太子,登临帝位了。

    何必在这里为韩王的杂事,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“唉,事主不幸,事主不幸。”

    骆浩辰只能这样的在自己心里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这位七弟,确实是天资过人啊,我看我们这几个兄弟中,就他最厉害了!!”

    刘雄的嘴里充斥着嫉妒,而在他对面的骆浩辰则跟着说:

    “韩王若想在众藩王中脱颖而出,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把这层窗户纸戳破,戳破了,韩王就算被扣上一个狂妄自大的骂名,也比在这犄角旮旯的莫桑比克岛默默无闻好!!”

    刘雄这次一反常态的大手一挥:

    “我来执笔,还请骆先生你一会帮忙润色!!”

    “君事即臣事,敢不从命!!”

    骆浩辰俯身对刘雄拜下,拜到一半,刘雄将他托住,真切的说:

    “刚刚雄态度不好,先生既往不咎,真君子!!”

    “日后雄再有胡来误事之举,还请先生不吝赐教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叹了口气,正色的望着面前的主君韩王刘雄:

    “陛下身体康健,韩王要走的路,还长着呢,太子,没有那么容易登基!!”

    刘雄眼皮跳动,面色如常的对骆浩辰说:

    “若真有那一日,必封先生为宰相,文侯也!!”

    骆浩辰没有说什么,只是俯身再拜,这次刘雄没有拦着,结结实实受了这一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那位好弟弟,真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让我这个二哥汗颜啊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,看着对面还在扩建的春和城,眼神中闪过莫名的意味。

    (后世肯尼亚首都内罗毕)

    “蜀王这个人能打,据说在库尔德战争期间,就多次组织部队对俄军营地展开冲锋,这次又被封伊拉克行署大臣,允许在当地建立蜀王宫,可以说声势一下子盖过了众藩王,若我所料不错,此时的各地的藩王,对蜀王那是头疼不已,有些人没准已经骂出来了!!”

    齐王府令曾明是个长相白静的中年男人,可能是在海军服役过几年的原因,说话的时候,总喜欢摸一下自己的额头,那是海军条例中,整理军帽的动作。

    (汉国海军规定士兵,乃至军官,都必须随时保持整洁,不到休息和吃饭,军帽必须戴在头上)

    “是啊,七弟确实能打,在我们这些兄弟中,怕是战争经验最丰富的,我和他比,好如新兵和老兵,一个连枪都不会开,一个却已经开上战车了!!”

    “论武功,我远不如七弟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长叹一声,看起来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齐王之德,不在武功,而在文治,自小齐王的文采就在众藩王中名列前茅,更对黄老之学,颇有研究,我在内阁秘书处任职的时候,就曾多次听人说,若是下一任皇帝是齐王您,大汉恐怕还会更加兴盛,吏治还会更加清明!!”

    曾明的话倒不是吹捧,事实上自从刘宇表现的越来越激进,对外扩张越来越感兴趣,甚至任用齐成栋这等祸国殃民的奸贼搜刮天下的时候,就已经惹的整个文官阶层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碍于对方是太子,不敢直接反对,而这个时候,自幼熟读经史,推崇汉文帝,要搞“无为而治”的老二齐王刘昊,就进入到了很多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将“拨乱反正”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,只不过现实中,他们心中的“贤君”,还在非洲蹉跎罢了!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骆浩辰双手向前拱手:

    “臣恳请韩王上奏朝廷,自请入大陆参议!!”

    “你,你好大的胆子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让我去找父皇要权,别说我等天潢贵胄,就是普通官宦人家,怕也不敢如此狂悖!!”

    刘雄气的直接用手指头点着对面的骆浩辰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哪献策,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。

    对面的骆浩辰不仅没有退缩,反问挺直腰板说:

    “若我是韩王你,此时就应该修书一封送往西京,在陛下面前保奏自己为莫桑比克行署大臣,而不是在这里畏手畏脚!!”

    “韩王,你知道当初我老师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说了什么吗??”

    “说了什么??”

    刘雄有点惴惴不安,好似下一句话就能让他气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骆浩辰直接来了句:

    “老师说,雄则雄矣,却好谋无断,无人君之望!!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腰间的玉佩掉在了地上,在两人的对话,形成了一个荒诞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的呼吸声急促而慌乱,就如同他现在的内心一样,而在对面的骆浩辰则继续开口:

    “蜀王虽强,但却锋芒毕露,引得太子和一众藩王忌惮,更何况,陛下宁愿给蜀王如此大的权利,但却不愿意改封他为秦唐二王,可见到底还是忌惮他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而韩王你,出身高贵,虽然给陛下留下了无主断的印象,但不要忘了,那是在星城的时候,此时的你,已经控制了整个莫桑比克岛,在此地令行禁止,陛下那边想必也是知道的,而这就是韩王你的机会!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,请讲!!”

    可能是确实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说话的时候,刘雄都客气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在陛下心里留下跋扈专权的印象,那不如进行到底,直接索要莫桑比克行署大臣的什候位置,反正那个陈道,年纪也大了,早就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日子,陛下这么做,韩王还看不出来吗??”

    (现任莫桑比克行署大臣陈道已经六十四岁了,在如今的汉国,算是老臣了,还有一年就退休了)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说,父皇之所以让这么一个老家伙管理莫桑比克,就是等我开口??”

    刘雄脑子还是可以的,马上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然也!!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韩王你,其他地方,也大多如此,若是在下所料不错,等到蜀王在伊拉克彻底站稳脚跟后,众藩王都要挂行署大臣衔,入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骆浩辰自信的看着刘雄,好像以后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蜀王这么做,不是白干了吗,做与不做,都是为我们做嫁衣??”

    刘雄有些“幸灾乐祸”,甚至在他心里还有一种“蜀王为他前驱”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韩王你错了,蜀王是个聪明绝顶的人,他怎么会看不出来陛下的用意,但他依旧做了,为了什么,还不是为了尽快掌权,好在日后占得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我敢肯定,等到他在伊拉克做出成绩之后,朝中定有人为他摇旗呐喊,将他的蜀王帽子,换的更高,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到那个时候,他蜀王就不再是蜀王,而是仅次于太子的第一藩王,凌驾于你们所有人之上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口中忍不住赞叹蜀王,在他看来,如果他当初辅佐的是蜀王,没准现在已经开始筹划,如何成功改封王号,扳倒太子,登临帝位了。

    何必在这里为韩王的杂事,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“唉,事主不幸,事主不幸。”

    骆浩辰只能这样的在自己心里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这位七弟,确实是天资过人啊,我看我们这几个兄弟中,就他最厉害了!!”

    刘雄的嘴里充斥着嫉妒,而在他对面的骆浩辰则跟着说:

    “韩王若想在众藩王中脱颖而出,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把这层窗户纸戳破,戳破了,韩王就算被扣上一个狂妄自大的骂名,也比在这犄角旮旯的莫桑比克岛默默无闻好!!”

    刘雄这次一反常态的大手一挥:

    “我来执笔,还请骆先生你一会帮忙润色!!”

    “君事即臣事,敢不从命!!”

    骆浩辰俯身对刘雄拜下,拜到一半,刘雄将他托住,真切的说:

    “刚刚雄态度不好,先生既往不咎,真君子!!”

    “日后雄再有胡来误事之举,还请先生不吝赐教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叹了口气,正色的望着面前的主君韩王刘雄:

    “陛下身体康健,韩王要走的路,还长着呢,太子,没有那么容易登基!!”

    刘雄眼皮跳动,面色如常的对骆浩辰说:

    “若真有那一日,必封先生为宰相,文侯也!!”

    骆浩辰没有说什么,只是俯身再拜,这次刘雄没有拦着,结结实实受了这一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那位好弟弟,真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让我这个二哥汗颜啊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,看着对面还在扩建的春和城,眼神中闪过莫名的意味。

    (后世肯尼亚首都内罗毕)

    “蜀王这个人能打,据说在库尔德战争期间,就多次组织部队对俄军营地展开冲锋,这次又被封伊拉克行署大臣,允许在当地建立蜀王宫,可以说声势一下子盖过了众藩王,若我所料不错,此时的各地的藩王,对蜀王那是头疼不已,有些人没准已经骂出来了!!”

    齐王府令曾明是个长相白静的中年男人,可能是在海军服役过几年的原因,说话的时候,总喜欢摸一下自己的额头,那是海军条例中,整理军帽的动作。

    (汉国海军规定士兵,乃至军官,都必须随时保持整洁,不到休息和吃饭,军帽必须戴在头上)

    “是啊,七弟确实能打,在我们这些兄弟中,怕是战争经验最丰富的,我和他比,好如新兵和老兵,一个连枪都不会开,一个却已经开上战车了!!”

    “论武功,我远不如七弟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长叹一声,看起来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齐王之德,不在武功,而在文治,自小齐王的文采就在众藩王中名列前茅,更对黄老之学,颇有研究,我在内阁秘书处任职的时候,就曾多次听人说,若是下一任皇帝是齐王您,大汉恐怕还会更加兴盛,吏治还会更加清明!!”

    曾明的话倒不是吹捧,事实上自从刘宇表现的越来越激进,对外扩张越来越感兴趣,甚至任用齐成栋这等祸国殃民的奸贼搜刮天下的时候,就已经惹的整个文官阶层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碍于对方是太子,不敢直接反对,而这个时候,自幼熟读经史,推崇汉文帝,要搞“无为而治”的老二齐王刘昊,就进入到了很多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将“拨乱反正”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,只不过现实中,他们心中的“贤君”,还在非洲蹉跎罢了!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骆浩辰双手向前拱手:

    “臣恳请韩王上奏朝廷,自请入大陆参议!!”

    “你,你好大的胆子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让我去找父皇要权,别说我等天潢贵胄,就是普通官宦人家,怕也不敢如此狂悖!!”

    刘雄气的直接用手指头点着对面的骆浩辰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哪献策,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。

    对面的骆浩辰不仅没有退缩,反问挺直腰板说:

    “若我是韩王你,此时就应该修书一封送往西京,在陛下面前保奏自己为莫桑比克行署大臣,而不是在这里畏手畏脚!!”

    “韩王,你知道当初我老师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说了什么吗??”

    “说了什么??”

    刘雄有点惴惴不安,好似下一句话就能让他气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骆浩辰直接来了句:

    “老师说,雄则雄矣,却好谋无断,无人君之望!!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腰间的玉佩掉在了地上,在两人的对话,形成了一个荒诞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的呼吸声急促而慌乱,就如同他现在的内心一样,而在对面的骆浩辰则继续开口:

    “蜀王虽强,但却锋芒毕露,引得太子和一众藩王忌惮,更何况,陛下宁愿给蜀王如此大的权利,但却不愿意改封他为秦唐二王,可见到底还是忌惮他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而韩王你,出身高贵,虽然给陛下留下了无主断的印象,但不要忘了,那是在星城的时候,此时的你,已经控制了整个莫桑比克岛,在此地令行禁止,陛下那边想必也是知道的,而这就是韩王你的机会!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,请讲!!”

    可能是确实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说话的时候,刘雄都客气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在陛下心里留下跋扈专权的印象,那不如进行到底,直接索要莫桑比克行署大臣的什候位置,反正那个陈道,年纪也大了,早就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日子,陛下这么做,韩王还看不出来吗??”

    (现任莫桑比克行署大臣陈道已经六十四岁了,在如今的汉国,算是老臣了,还有一年就退休了)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说,父皇之所以让这么一个老家伙管理莫桑比克,就是等我开口??”

    刘雄脑子还是可以的,马上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然也!!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韩王你,其他地方,也大多如此,若是在下所料不错,等到蜀王在伊拉克彻底站稳脚跟后,众藩王都要挂行署大臣衔,入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骆浩辰自信的看着刘雄,好像以后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蜀王这么做,不是白干了吗,做与不做,都是为我们做嫁衣??”

    刘雄有些“幸灾乐祸”,甚至在他心里还有一种“蜀王为他前驱”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韩王你错了,蜀王是个聪明绝顶的人,他怎么会看不出来陛下的用意,但他依旧做了,为了什么,还不是为了尽快掌权,好在日后占得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我敢肯定,等到他在伊拉克做出成绩之后,朝中定有人为他摇旗呐喊,将他的蜀王帽子,换的更高,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到那个时候,他蜀王就不再是蜀王,而是仅次于太子的第一藩王,凌驾于你们所有人之上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口中忍不住赞叹蜀王,在他看来,如果他当初辅佐的是蜀王,没准现在已经开始筹划,如何成功改封王号,扳倒太子,登临帝位了。

    何必在这里为韩王的杂事,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“唉,事主不幸,事主不幸。”

    骆浩辰只能这样的在自己心里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这位七弟,确实是天资过人啊,我看我们这几个兄弟中,就他最厉害了!!”

    刘雄的嘴里充斥着嫉妒,而在他对面的骆浩辰则跟着说:

    “韩王若想在众藩王中脱颖而出,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把这层窗户纸戳破,戳破了,韩王就算被扣上一个狂妄自大的骂名,也比在这犄角旮旯的莫桑比克岛默默无闻好!!”

    刘雄这次一反常态的大手一挥:

    “我来执笔,还请骆先生你一会帮忙润色!!”

    “君事即臣事,敢不从命!!”

    骆浩辰俯身对刘雄拜下,拜到一半,刘雄将他托住,真切的说:

    “刚刚雄态度不好,先生既往不咎,真君子!!”

    “日后雄再有胡来误事之举,还请先生不吝赐教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叹了口气,正色的望着面前的主君韩王刘雄:

    “陛下身体康健,韩王要走的路,还长着呢,太子,没有那么容易登基!!”

    刘雄眼皮跳动,面色如常的对骆浩辰说:

    “若真有那一日,必封先生为宰相,文侯也!!”

    骆浩辰没有说什么,只是俯身再拜,这次刘雄没有拦着,结结实实受了这一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那位好弟弟,真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让我这个二哥汗颜啊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,看着对面还在扩建的春和城,眼神中闪过莫名的意味。

    (后世肯尼亚首都内罗毕)

    “蜀王这个人能打,据说在库尔德战争期间,就多次组织部队对俄军营地展开冲锋,这次又被封伊拉克行署大臣,允许在当地建立蜀王宫,可以说声势一下子盖过了众藩王,若我所料不错,此时的各地的藩王,对蜀王那是头疼不已,有些人没准已经骂出来了!!”

    齐王府令曾明是个长相白静的中年男人,可能是在海军服役过几年的原因,说话的时候,总喜欢摸一下自己的额头,那是海军条例中,整理军帽的动作。

    (汉国海军规定士兵,乃至军官,都必须随时保持整洁,不到休息和吃饭,军帽必须戴在头上)

    “是啊,七弟确实能打,在我们这些兄弟中,怕是战争经验最丰富的,我和他比,好如新兵和老兵,一个连枪都不会开,一个却已经开上战车了!!”

    “论武功,我远不如七弟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长叹一声,看起来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齐王之德,不在武功,而在文治,自小齐王的文采就在众藩王中名列前茅,更对黄老之学,颇有研究,我在内阁秘书处任职的时候,就曾多次听人说,若是下一任皇帝是齐王您,大汉恐怕还会更加兴盛,吏治还会更加清明!!”

    曾明的话倒不是吹捧,事实上自从刘宇表现的越来越激进,对外扩张越来越感兴趣,甚至任用齐成栋这等祸国殃民的奸贼搜刮天下的时候,就已经惹的整个文官阶层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碍于对方是太子,不敢直接反对,而这个时候,自幼熟读经史,推崇汉文帝,要搞“无为而治”的老二齐王刘昊,就进入到了很多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将“拨乱反正”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,只不过现实中,他们心中的“贤君”,还在非洲蹉跎罢了!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骆浩辰双手向前拱手:

    “臣恳请韩王上奏朝廷,自请入大陆参议!!”

    “你,你好大的胆子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让我去找父皇要权,别说我等天潢贵胄,就是普通官宦人家,怕也不敢如此狂悖!!”

    刘雄气的直接用手指头点着对面的骆浩辰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哪献策,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。

    对面的骆浩辰不仅没有退缩,反问挺直腰板说:

    “若我是韩王你,此时就应该修书一封送往西京,在陛下面前保奏自己为莫桑比克行署大臣,而不是在这里畏手畏脚!!”

    “韩王,你知道当初我老师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说了什么吗??”

    “说了什么??”

    刘雄有点惴惴不安,好似下一句话就能让他气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骆浩辰直接来了句:

    “老师说,雄则雄矣,却好谋无断,无人君之望!!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腰间的玉佩掉在了地上,在两人的对话,形成了一个荒诞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的呼吸声急促而慌乱,就如同他现在的内心一样,而在对面的骆浩辰则继续开口:

    “蜀王虽强,但却锋芒毕露,引得太子和一众藩王忌惮,更何况,陛下宁愿给蜀王如此大的权利,但却不愿意改封他为秦唐二王,可见到底还是忌惮他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而韩王你,出身高贵,虽然给陛下留下了无主断的印象,但不要忘了,那是在星城的时候,此时的你,已经控制了整个莫桑比克岛,在此地令行禁止,陛下那边想必也是知道的,而这就是韩王你的机会!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,请讲!!”

    可能是确实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说话的时候,刘雄都客气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在陛下心里留下跋扈专权的印象,那不如进行到底,直接索要莫桑比克行署大臣的什候位置,反正那个陈道,年纪也大了,早就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日子,陛下这么做,韩王还看不出来吗??”

    (现任莫桑比克行署大臣陈道已经六十四岁了,在如今的汉国,算是老臣了,还有一年就退休了)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说,父皇之所以让这么一个老家伙管理莫桑比克,就是等我开口??”

    刘雄脑子还是可以的,马上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然也!!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韩王你,其他地方,也大多如此,若是在下所料不错,等到蜀王在伊拉克彻底站稳脚跟后,众藩王都要挂行署大臣衔,入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骆浩辰自信的看着刘雄,好像以后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蜀王这么做,不是白干了吗,做与不做,都是为我们做嫁衣??”

    刘雄有些“幸灾乐祸”,甚至在他心里还有一种“蜀王为他前驱”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韩王你错了,蜀王是个聪明绝顶的人,他怎么会看不出来陛下的用意,但他依旧做了,为了什么,还不是为了尽快掌权,好在日后占得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我敢肯定,等到他在伊拉克做出成绩之后,朝中定有人为他摇旗呐喊,将他的蜀王帽子,换的更高,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到那个时候,他蜀王就不再是蜀王,而是仅次于太子的第一藩王,凌驾于你们所有人之上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口中忍不住赞叹蜀王,在他看来,如果他当初辅佐的是蜀王,没准现在已经开始筹划,如何成功改封王号,扳倒太子,登临帝位了。

    何必在这里为韩王的杂事,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“唉,事主不幸,事主不幸。”

    骆浩辰只能这样的在自己心里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这位七弟,确实是天资过人啊,我看我们这几个兄弟中,就他最厉害了!!”

    刘雄的嘴里充斥着嫉妒,而在他对面的骆浩辰则跟着说:

    “韩王若想在众藩王中脱颖而出,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把这层窗户纸戳破,戳破了,韩王就算被扣上一个狂妄自大的骂名,也比在这犄角旮旯的莫桑比克岛默默无闻好!!”

    刘雄这次一反常态的大手一挥:

    “我来执笔,还请骆先生你一会帮忙润色!!”

    “君事即臣事,敢不从命!!”

    骆浩辰俯身对刘雄拜下,拜到一半,刘雄将他托住,真切的说:

    “刚刚雄态度不好,先生既往不咎,真君子!!”

    “日后雄再有胡来误事之举,还请先生不吝赐教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叹了口气,正色的望着面前的主君韩王刘雄:

    “陛下身体康健,韩王要走的路,还长着呢,太子,没有那么容易登基!!”

    刘雄眼皮跳动,面色如常的对骆浩辰说:

    “若真有那一日,必封先生为宰相,文侯也!!”

    骆浩辰没有说什么,只是俯身再拜,这次刘雄没有拦着,结结实实受了这一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那位好弟弟,真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让我这个二哥汗颜啊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,看着对面还在扩建的春和城,眼神中闪过莫名的意味。

    (后世肯尼亚首都内罗毕)

    “蜀王这个人能打,据说在库尔德战争期间,就多次组织部队对俄军营地展开冲锋,这次又被封伊拉克行署大臣,允许在当地建立蜀王宫,可以说声势一下子盖过了众藩王,若我所料不错,此时的各地的藩王,对蜀王那是头疼不已,有些人没准已经骂出来了!!”

    齐王府令曾明是个长相白静的中年男人,可能是在海军服役过几年的原因,说话的时候,总喜欢摸一下自己的额头,那是海军条例中,整理军帽的动作。

    (汉国海军规定士兵,乃至军官,都必须随时保持整洁,不到休息和吃饭,军帽必须戴在头上)

    “是啊,七弟确实能打,在我们这些兄弟中,怕是战争经验最丰富的,我和他比,好如新兵和老兵,一个连枪都不会开,一个却已经开上战车了!!”

    “论武功,我远不如七弟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长叹一声,看起来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齐王之德,不在武功,而在文治,自小齐王的文采就在众藩王中名列前茅,更对黄老之学,颇有研究,我在内阁秘书处任职的时候,就曾多次听人说,若是下一任皇帝是齐王您,大汉恐怕还会更加兴盛,吏治还会更加清明!!”

    曾明的话倒不是吹捧,事实上自从刘宇表现的越来越激进,对外扩张越来越感兴趣,甚至任用齐成栋这等祸国殃民的奸贼搜刮天下的时候,就已经惹的整个文官阶层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碍于对方是太子,不敢直接反对,而这个时候,自幼熟读经史,推崇汉文帝,要搞“无为而治”的老二齐王刘昊,就进入到了很多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将“拨乱反正”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,只不过现实中,他们心中的“贤君”,还在非洲蹉跎罢了!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骆浩辰双手向前拱手:

    “臣恳请韩王上奏朝廷,自请入大陆参议!!”

    “你,你好大的胆子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让我去找父皇要权,别说我等天潢贵胄,就是普通官宦人家,怕也不敢如此狂悖!!”

    刘雄气的直接用手指头点着对面的骆浩辰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哪献策,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。

    对面的骆浩辰不仅没有退缩,反问挺直腰板说:

    “若我是韩王你,此时就应该修书一封送往西京,在陛下面前保奏自己为莫桑比克行署大臣,而不是在这里畏手畏脚!!”

    “韩王,你知道当初我老师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说了什么吗??”

    “说了什么??”

    刘雄有点惴惴不安,好似下一句话就能让他气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骆浩辰直接来了句:

    “老师说,雄则雄矣,却好谋无断,无人君之望!!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腰间的玉佩掉在了地上,在两人的对话,形成了一个荒诞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刘雄的呼吸声急促而慌乱,就如同他现在的内心一样,而在对面的骆浩辰则继续开口:

    “蜀王虽强,但却锋芒毕露,引得太子和一众藩王忌惮,更何况,陛下宁愿给蜀王如此大的权利,但却不愿意改封他为秦唐二王,可见到底还是忌惮他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而韩王你,出身高贵,虽然给陛下留下了无主断的印象,但不要忘了,那是在星城的时候,此时的你,已经控制了整个莫桑比克岛,在此地令行禁止,陛下那边想必也是知道的,而这就是韩王你的机会!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,请讲!!”

    可能是确实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说话的时候,刘雄都客气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在陛下心里留下跋扈专权的印象,那不如进行到底,直接索要莫桑比克行署大臣的什候位置,反正那个陈道,年纪也大了,早就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日子,陛下这么做,韩王还看不出来吗??”

    (现任莫桑比克行署大臣陈道已经六十四岁了,在如今的汉国,算是老臣了,还有一年就退休了)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说,父皇之所以让这么一个老家伙管理莫桑比克,就是等我开口??”

    刘雄脑子还是可以的,马上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然也!!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韩王你,其他地方,也大多如此,若是在下所料不错,等到蜀王在伊拉克彻底站稳脚跟后,众藩王都要挂行署大臣衔,入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骆浩辰自信的看着刘雄,好像以后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蜀王这么做,不是白干了吗,做与不做,都是为我们做嫁衣??”

    刘雄有些“幸灾乐祸”,甚至在他心里还有一种“蜀王为他前驱”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韩王你错了,蜀王是个聪明绝顶的人,他怎么会看不出来陛下的用意,但他依旧做了,为了什么,还不是为了尽快掌权,好在日后占得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我敢肯定,等到他在伊拉克做出成绩之后,朝中定有人为他摇旗呐喊,将他的蜀王帽子,换的更高,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到那个时候,他蜀王就不再是蜀王,而是仅次于太子的第一藩王,凌驾于你们所有人之上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口中忍不住赞叹蜀王,在他看来,如果他当初辅佐的是蜀王,没准现在已经开始筹划,如何成功改封王号,扳倒太子,登临帝位了。

    何必在这里为韩王的杂事,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“唉,事主不幸,事主不幸。”

    骆浩辰只能这样的在自己心里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这位七弟,确实是天资过人啊,我看我们这几个兄弟中,就他最厉害了!!”

    刘雄的嘴里充斥着嫉妒,而在他对面的骆浩辰则跟着说:

    “韩王若想在众藩王中脱颖而出,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把这层窗户纸戳破,戳破了,韩王就算被扣上一个狂妄自大的骂名,也比在这犄角旮旯的莫桑比克岛默默无闻好!!”

    刘雄这次一反常态的大手一挥:

    “我来执笔,还请骆先生你一会帮忙润色!!”

    “君事即臣事,敢不从命!!”

    骆浩辰俯身对刘雄拜下,拜到一半,刘雄将他托住,真切的说:

    “刚刚雄态度不好,先生既往不咎,真君子!!”

    “日后雄再有胡来误事之举,还请先生不吝赐教!!”

    骆浩辰叹了口气,正色的望着面前的主君韩王刘雄:

    “陛下身体康健,韩王要走的路,还长着呢,太子,没有那么容易登基!!”

    刘雄眼皮跳动,面色如常的对骆浩辰说:

    “若真有那一日,必封先生为宰相,文侯也!!”

    骆浩辰没有说什么,只是俯身再拜,这次刘雄没有拦着,结结实实受了这一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那位好弟弟,真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让我这个二哥汗颜啊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,看着对面还在扩建的春和城,眼神中闪过莫名的意味。

    (后世肯尼亚首都内罗毕)

    “蜀王这个人能打,据说在库尔德战争期间,就多次组织部队对俄军营地展开冲锋,这次又被封伊拉克行署大臣,允许在当地建立蜀王宫,可以说声势一下子盖过了众藩王,若我所料不错,此时的各地的藩王,对蜀王那是头疼不已,有些人没准已经骂出来了!!”

    齐王府令曾明是个长相白静的中年男人,可能是在海军服役过几年的原因,说话的时候,总喜欢摸一下自己的额头,那是海军条例中,整理军帽的动作。

    (汉国海军规定士兵,乃至军官,都必须随时保持整洁,不到休息和吃饭,军帽必须戴在头上)

    “是啊,七弟确实能打,在我们这些兄弟中,怕是战争经验最丰富的,我和他比,好如新兵和老兵,一个连枪都不会开,一个却已经开上战车了!!”

    “论武功,我远不如七弟!!”

    齐王刘昊长叹一声,看起来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齐王之德,不在武功,而在文治,自小齐王的文采就在众藩王中名列前茅,更对黄老之学,颇有研究,我在内阁秘书处任职的时候,就曾多次听人说,若是下一任皇帝是齐王您,大汉恐怕还会更加兴盛,吏治还会更加清明!!”

    曾明的话倒不是吹捧,事实上自从刘宇表现的越来越激进,对外扩张越来越感兴趣,甚至任用齐成栋这等祸国殃民的奸贼搜刮天下的时候,就已经惹的整个文官阶层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碍于对方是太子,不敢直接反对,而这个时候,自幼熟读经史,推崇汉文帝,要搞“无为而治”的老二齐王刘昊,就进入到了很多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将“拨乱反正”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,只不过现实中,他们心中的“贤君”,还在非洲蹉跎罢了!!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