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鉴宝医心 > 第318章 欲扬先抑
    约在了海鲜坊。

    常青虽然和周路凯熟,但和贺斌不太熟,更不认识苏姗。

    况且女人和女人说话,他不想听,嫌婆婆妈妈,坚持自己去隔壁单桌就餐。

    夜安锦等了没一会儿,穿着驼色羊绒大衣的苏姗就来了。

    苏姗年近五十,风韵犹存,举手投足都带有知性美,面容和善,只是眉眼间锁着一股幽怨。

    这都是让贺斌抽风给闹的。

    “安锦,让你见笑了。我和老贺这点儿事让你也跟着操心。”

    落座后,苏姗有些窘迫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别质疑贺队长的人品,他外面铁定没人。他就是工作压力太大,晚上睡眠质量差,想自我调节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夜安锦热情地给她添茶倒水。

    苏姗看了看夜安锦,默默端起茶杯抿了口水,眉头锁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夜安锦一看这情形,不由替贺斌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服务生很快把夜安锦点的饭菜端上桌了,菜品精致。

    夜安锦一边招呼苏姗吃着,一边察言观色。

    苏姗吃相优雅,话不多,好像就是来陪着夜安锦吃饭的。

    这可把夜安锦愁坏了。

    通常,在一段感情中,女方有热情的时候,才会话多事多。

    如果女方变得安静沉默了,那这段感情恐怕就快完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,贺队长经常在我们面前夸你贤惠,你们之前感情那么好,什么事儿都能解决。这次的事就是个误会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夜安锦提心吊胆地劝。

    苏姗还是不吭声,吃了小半碗米饭才放下筷子,垂着眼帘目光幽怨。

    “他跟我分床睡,有天晚上我睡不着抱着枕头去他房里。

    看他睡得那么香,我没舍得叫他,就在他床边坐了会儿。

    可是,他竟然喃喃着叫‘姜琳’,还叫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你知道姜琳是谁吗?

    他的初恋!我们俩的高中同学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苏姗眼中怒火熊熊。

    嗯?有故事啊!

    夜安锦顿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一听心就凉了。这么多年,他还对姜琳念念不忘,我的付出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年三十,他想吃饺子,我赌气没给他包,他也不理我,泡了碗方便面关门就睡,连哄都不哄我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一大早,他穿得整整齐齐走了,还说去单位值班。

    我气得一晚上没睡,脸上都是泪,他明明看见了都不管我。

    我当时躺在床上,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听着门关上的声音,心中的委屈和愤怒快把我憋疯了。

    安锦,你还小,你不懂。

    男人追你的时候,恨不得天天抱着你,等结婚时间长了,他就不新鲜了,恨不得离你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这些年,我一直体贴他、宽容他,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,我都信都支持,可他……

    自从他升职当了刑侦队长,他变得越来越忙,我等到深更半夜是经常的事,有时候整晚他都不回来,我感觉无比的孤独和无助。

    要不是我处处忍让,可能我们早就离了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他有二心,竟然明目张胆嫌弃我,要跟我分床睡。

    他本来回家就晚,还不跟我在一个床上睡了,我还要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苏姗越说火越大,“反正孩子也大了,我也有工资,离开他我又不是不能活了,凭什么让我受这个窝囊气?

    我想好了,我要跟他离婚,我自己过,眼不见心不烦,他爱跟姜睡还是跟蒜睡,随他去!”

    夜安锦看着苏姗的泪盈满眶的样子,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真要心如死灰,哪还会哭?

    “嗯,离!必须离!这种不体贴不温柔的渣男简直是在浪费我们的生命!”

    夜安锦欲扬先抑。

    “啊?你……你不是给贺斌来说情的?”

    苏姗疑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给你们说情的,可他对你这么无情,还朝三暮四,这种渣男咱们不要了。回头你们离了,我给你介绍个小鲜肉,你说朝西他不敢朝东,天天晚上抱着你睡那种。”

    夜安锦煞有介事,临时又小心地问,“你儿子多大,别比你儿子小就行。”

    苏姗艰难地消化了一下夜安锦的话,喝了口茶水定了定神,“我儿子大三了。不是,安锦,就算离了我也不敢找小鲜肉,贺斌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上来一阵杀人放火他都敢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渣,离了婚还想管着你?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他也不算渣……”

    苏姗别扭地说,“少年夫妻老来伴,我就是对他有信任危机了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想,夜安锦从手机里调出一张照片,那是她在徐东追悼会上随手拍的姜琳正面照片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和贺队长的同学是不是这个人?”

    夜安锦把照片给苏姗看。

    苏姗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,“对,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夜安锦心里一咯噔,难道贺斌跟姜琳杀夫案有关联?

    不可能啊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有姜琳的照片?她犯了什么事儿了,怎么戴着手铐?”

    苏姗忧郁的脸上有几分惊喜。

    夜安锦:“这个姜琳年前杀了她的丈夫徐东,已经认罪伏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是贺斌把她抓起来的?”

    苏姗期待地看着夜安锦。

    “嗯。他是刑事队长,这样的案子自然得他管。苏姐,贺队长说梦话叫姜琳的名字,你有没有跟他说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我才不要告诉他!我当时就以为他对姜琳念念不忘,现在看来,他被姜琳杀人吓着了,可这关我什么事儿啊,他为什么要跟我分床睡?”

    苏姗如释重负,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“幸亏你没说。说了窗户纸捅破了,你们就真不好收场了。现在误会解开了,你就先顺着他,让他缓缓,你当什么事儿也没有照常体贴他,等他缓过劲儿了,估计你赶都赶不走他了。”

    夜安锦还是相信贺斌的,尽量把两人往一起撮合。

    “好。我听你的。啧,真没想到,姜琳竟然会杀人。估计贺斌庆幸当初娶了我,要不然可能死的就是他了。”

    苏姗说完迅速看了夜安锦一眼,“你别寻思我是个幸灾乐祸的人,你是不知道姜琳当初有多鬼,要不是我先下手为强,贺斌差点儿就被她放倒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人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看来苏姗这么贤惠的大姐,年轻时也是一员猛将,还知道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共餐时光比较和谐。

    但有些疑问一直在夜安锦心头盘旋。

    为什么处理姜琳杀夫的案子,贺斌对姜琳是他同学的事绝口不提?

    是觉得没必要,还是故意隐瞒?

    姜琳宁可被判死刑也不肯说出幕后主使,仅仅是为了护住她的儿子?